管理人:非

/二次耽美創作。
/繁體中文使用。
/意外掉進了YOI w

陰陽師:狗崽
YOI:奧尤
HQ:黑研兔赤
鑽A:倉亮/已畢業三年生/雅鳴
古劍二:夏清夏

plurk:isisfei(內有日記雜噗注意)
BLOG:http://shijyuu.blogspot.tw/

[陰陽師][狗崽]他們的二三事 其一

x陰陽師,大天狗x妖狐

x自我流




--



 

大天狗很晚才被晴明召來。雖然外觀和力量都還是幼孩的狀態,但他確實是SSR的式神。

個頭矮小的他抬頭望著眼前圍著他的幾個人和式神們,只見晴明眨眨眼又揉了揉眼,三秒後,哇的一聲哭出來。

大天狗一頭霧水,在姑獲鳥的解釋下,才知道他是寮裡長久以來第一個SSR。

雖是如此,但還是幼崽型態的他目前無法上場,只能待在一邊的觀看席上蹭經驗值。

晴明當陰陽師很長一段時間,召喚過的式神破百個,但都是些普通的孩子,若能好好訓練再配上好御魂,也是能在競技場上打出一番好成績的。

偏偏他的運氣很差,每次打完後落下的寶物都不是他最需要的。再者,他又挺隨遇而安──雖然隔壁家的神樂懷疑這只是他自暴自棄到極致後的結果,沒有好御魂,就帶著一干式神們慢慢攢經驗值;從擁有的御魂中挑出合適的為式神配上;遇到打不贏的,就慢慢磨,多方嘗試,他相信總有一天可以打贏的。

就這樣,看似正面但其實談不上積極的態度,晴明寮裡的式神們水平尚可,但離力量強大還遠得很。

大天狗還是孩子的外貌,但掛著SSR出身的關係,沒多少人敢靠近他,更別說跟他玩了──雖然他表現得也不像想跟任何人玩耍就是。

他總是冷著一張臉,坐在長廊下,遠遠看著在庭院裡玩著各式童玩的童男、童女、山兔和蝴蝶精。

寮裡兩位被稱為大姑姑和小姑姑的姑獲鳥總會陪著那些孩子,偶爾櫻花妖和桃花妖會加入他們的行列,童語歡笑,然後周圍飄落許多美麗顏色的花瓣,那也許是櫻花妖的好心情。

他其實也些羨慕,但不知該如何表達。與生俱來植在腦海中的大義也讓他覺得自己不應該如小孩子般玩樂,加上日日跟著晴明等人外出,用不了幾日,他已經自然而然地和那些小式神們拉出一段距離。

以通俗話來比喻,大抵就是他將來是做大事的人,因此無法和平民玩在一塊兒。

平時會跟他說話的,除了晴明、隔壁的源氏兄妹和八百比丘尼外,還有偶爾到寮裡作客的酒吞和茨木童子──雖然這兩位SSR比較像是在耍著他玩,剩下的就只有寮裡兩位姑姑、吸血姬和妖狐了。

唔,說搭話也不太對,吸血姬不知出自何種原因,喜歡跟在他身後;兩位姑姑則是協助晴明照顧眾式神,把他當孩子看待,每天必會不定時進行關心和嘮叨。

至於妖狐……大天狗覺得對方有些讓他無法捉摸,讓人難以理解。

有時表現得像是討厭他,揮揮手用不耐煩的語氣把他趕走,有時又會縱容他,讓他待在身邊,大部分時候,妖狐會看一下午的書,或是不停在紙上書寫著他看不懂的文字,然後他安安靜靜地在一旁觀察著他。

偶爾妖狐會說些胡話逗他,然後他會在對方那張精緻的臉上看見樂呵呵的表情,就像有什麼詭計得逞那樣。

大天狗覺得困惑不已,殊不知妖狐就是看到他那張肌肉似乎失去作用的臉在他一番調戲下,總會換上錯愕或疑惑的表情,這讓妖狐感到有趣不已。

但妖狐總會把跟晴明打回來的達摩讓給他,或是好好放在結界裡養著,告訴了其他人那是要給他以後食用的,誰都不許擅自動用。

妖狐作為寮裡元老級的式神,沒人敢不聽他的話,於是大天狗就這麼看著寮裡的三色達摩愈來愈多,他幾乎要照三餐外加點心時間啃了。

這日妖狐抱著達摩,正準備送進倉庫,走沒幾步就感覺一股阻力從衣服下襬傳來,他回過頭,視線往下後發現是即將升星的大天狗。

「怎麼了?」

大天狗欲言又止,那模樣讓妖狐覺得新鮮,忍不住伸手在他頭上揉了揉。一頭柔順的金髮就這麼被他弄得亂糟糟,而冷面的大天狗居然沒有反抗,這可不得了了,妖狐在心中暗暗驚呼。

「達摩……為什麼你們都不吃?」

寮裡的姑獲鳥、吸血姬和妖狐都是四星滿等了,倉庫裡也有囤好幾個四星達摩,但自他來到這,他從未看過寮裡任何一個四星的式神食用。

「那是等你長大要給你吃的,依照晴明的速度,我們吃了那些,你大概就別想升上四星了,更別說是六星了。」

妖狐聳肩,看著身高離自己胸口還有一大段距離的大天狗,那張稚嫩的臉上寫滿不甘心和歉意,他大力按下大天狗的頭,不讓他和自己視線交會。

「你就好好跟著我們出門,蹭經驗值,好好吃飯,過幾天你阿爸要去打大麒麟,拿覺醒素材給你用,等你長大了,也許我們就可以靠你去打難一點的妖怪和大蛇,看看能不能拿好一點的御魂。我們就靠你了啊,小鬼。」

大天狗的頭低低的,被妖狐壓著走去倉庫,之後兩人在庭院坐下,大天狗吃著他的點心,邊聽妖狐嘮叨。

稍晚,櫻花妖來到院子裡,看到的是大天狗枕在妖狐腿上熟睡,正想說些話時,妖狐對她比個噤聲的手勢。

櫻花妖微微一笑,踩著輕盈的步伐離開了。

妖狐從前不是這樣的,以前他風流又愛惹事。在成為晴明的式神之前,京城裡凡是有閨女的人家都怕他這個風流採花賊,就怕自己的閨女在哪個晚上被他勾了魂,也讓衙門傷透腦筋;但在花街柳巷裡,長了一副翩翩公子相貌卻又能說盡床笫間低俗情話的妖狐,是所有姑娘們喜愛的對象。

在被晴明收服後,有好長一段時間他仍舊不改本性,在大街上看到漂亮的女孩子就勾搭。

有回胡鬧得過份,連累晴明險些鋃鐺入獄掉了腦袋。事情結束後,他被晴明教訓了一頓,而他心底著實害怕晴明因為自己的任性出意外,之後就安分許多。

妖狐對晴明,有著他自己也說不上來的情緒。

晴明對寮裡的式神們一視同仁,像對待孩子,所以讓他們喊他阿爸,但妖狐拒絕,於是寮裡的小式神們總會聽到他一口一個晴明這晴明那的,就像是要證明他們是同等地位似的。

 

 

 

x

 

 

 

某天一早,晴明去和荒川之主和他的手下們打了幾場。

大天狗坐在觀戰席上,摸了摸出發前妖狐從自己身上拿下來給他配上的御魂。他抬眼看台上,只見覺醒姿態的狸貓含了一口酒,對著晴明等人噴了一大簇火焰。

晴明結界張得太慢,那火硬生生燒過他們,看得在一旁的大天狗和新召來的童女心驚膽跳。

幸好他們挺了過去,沒有變回一張剪紙,之後吸血姬一口吸光狸貓的血條,下一回合是暗鳳凰,妖狐不知哪來的力氣,一口氣把對方突下場,迅速結束這一局。

妖狐氣呼呼地罵晴明,下次結界可不可以張快一點,都要打完了才張是什麼意思,有張跟沒張一樣。晴明傻笑著說,可是崽崽你好厲害,一口氣就把對手突死啦,我想信你。

妖狐哼了聲,扔下一句「說過多少次,不准叫小生崽崽」拍拍衣袖上的髒污,轉身就走。

他們離開了荒川之主的所在地,大天狗蹭到妖狐身邊,第一次搭上他的手。

妖狐低頭,挑眉。

跟著來但沒上場的姑獲鳥收拾好他們打來的御魂、金錢和票券,看見這一大一小站在她前面互瞪,忍不住微笑,說道:「大天狗大人很喜歡你呢。」

妖狐撇撇嘴,本來想講句「哼,誰稀罕」,但在看見大天狗的雙眸後,嚥下了言語。

回到寮裡,晴明讓一干有治療能力的式神替大家療傷,順道讓童女在一旁學習。

晴明看了看四周,開口道:「崽崽呢?」

妖狐沒有在第一時間就去療傷,這非比尋常。他是一個愛乾淨的妖,難以忍受長時間穿著沾染血跡的衣物,他也討厭疼痛,因此每回戰鬥回來後定會速速換掉衣裳,然後奔到桃花妖面前療傷。

但今天他被大天狗纏住了。

依照他和大天狗的體型和現有力量,他能輕易將還是幼崽的大天狗推開,但當他看見大天狗眼裡停不下來的傷心時,就捨不得這麼做了。

「你……」妖狐開口,還在思考要說些什麼時,就被大天狗一把抱住,「怎麼啦?」

大天狗抱得他快喘不過氣來──傷口很疼啊!正想抱怨時,就聽臉埋在他肚子上的幼崽悶著聲說了句:「等吾長大了,換吾保護汝。」

妖狐一愣,不知怎的想起八百比丘尼不久前對他說過的話──你的命定之人即將出現在你身邊了喔!

命定之人?大天狗?這個雖然是SSR但還是幼崽的大天狗?!

呸呸呸,妖狐在內心搖掉這個荒謬的想法。

後來妖狐還是沒能去讓寮裡的女式神療傷。

大天狗把他按在他房外的廊下坐著,噠噠噠地跑去外廳,跟姑獲鳥要了人類療傷用的藥品器具以及一桶熱水,又噠噠噠地跑回來,讓妖狐擦淨身體、換上乾淨的衣服,再悶著頭替他上藥,他小心翼翼的模樣就像是怕碰壞了高貴的瓷器。

妖狐忍不住一笑,點了點大天狗的鼻子,久違捉弄人的念頭冒了出來,「小生不是女人,沒有這麼嬌弱。還是說大天狗大人把小生當女人看了?」

大天狗沒有立刻回答,他的小腦袋裡正想著另一件事。

妖狐倒是抱怨起來,「但跟晴明一起出門就是會這樣啊,哪一次不是這樣傷痕累累的回來,你以後就知道了……唔,但你是SSR,可能不會像我們這樣……」

大天狗沈默一陣,然後說了句:「吾會快點長大、變強,這樣以後阿爸……不,晴明參的戰鬥都會很快結束,汝就不會受傷了,汝……很重要。」

──?

妖狐滿臉問號,還沒弄懂大天狗這句話的意思,大天狗就逕自收了水盆布條,離開他的房間。

之後過不了多久,大天狗經驗值攢得多了,配上他們好不容易從麒麟那收齊的覺醒素材,力量大幅增加,能跟著他們四處征戰。硬是逼晴明去申請段數較高的八岐大蛇戰鬥入場票,說是自己的御魂自己打。

晴明不願意,深怕他們挺不住,雖然他很散漫,但這種傷財傷本的事他覺得做不得。然而大天狗威脅若是不打,以後他就不參其他戰鬥,晴明只好放手讓他試試。

後來,儘管打得有些狼狽,但大天狗證明了他能讓大家全身而退,趁著晴明帶著加成道具時,得到了一些上等的御魂和道具。

大天狗成了晴明的愛將,特別是星等提高後,比試總能迅速結束,這讓晴明很高興。

 

 

 

妖狐低頭看著自己的衣裳,跟過去大不相同。現在他的衣服幾乎是好好的穿出門又好好的穿回來,一點灰塵都不染,完全不像是上過競技場。

雖然不用動手就能蹭到經驗值,還有好御魂等著自己挑,但是這樣就變相在說明晴明就算沒有他,也能在戰鬥中好好活下來啊,他對晴明而言,是否沒了用處?

唉,隊伍打贏了戰鬥,卻讓人開心不起來啊。妖狐倚在窗邊撐首,瞇著眼睛思忖最近的情況。

大天狗換下戰鬥時的衣服和面具,遞給妖狐一杯熱茶,「喝。」

妖狐摸摸鼻子,接過茶碗,心想這傢伙以前可愛多了。

「小生……能否跟大天狗大人打個商量?」

「說。」

哎,到底是誰資格比較老啊?小鬼頭怎麼這麼個老大樣啊?妖狐腹誹。

「咳、就是了……下回可不可以讓其他人有出手的機會?這樣下去,晴明大概要忘了他還有你之外的式神了,小生既然成為他的式神,可不想被他遺忘呀!」

大天狗瞇起眼,想了會兒,眉頭皺起來,他堅決拒絕道:「不行。」

「你……好啊!大天狗大人仗著SSR就如此欺負我們這些──」

大天狗抬手中斷他的話,「不是這樣的。」

妖狐挑眉,露出難看的笑,「請大天狗大人好好解釋?」

大天狗在妖狐的瞪視下,兩片薄唇掀了掀,沒擠出隻字片語。

妖狐不滿地指控他搶著出風頭,站起身準備離去時,霍地,一片陰影籠罩下來,他還來不及抬頭看──但他猜想那是大天狗那雙翅膀張開時所造成的,有另一個更近的事物在他面前罩下來,並且捕獲了他的唇。

他被包圍在既熟悉又陌生的氣味裡,這突然發生的一切讓他瞪大了雙眼。

當那片柔軟偏涼的唇瓣退開後,它的主人從中吐出一句話,「吾記得汝便好。」

妖狐再度被那雙黑色羽翼困住,無從選擇地又被吻住。

恍惚間,他彷彿又聽到了八百比丘尼的話──你的命定之人即將出現在你身邊。

 

 

 

庭院裡,八百比丘尼正喝著妖琴師送來的茶配小點心,忽然間像是感知到什麼,轉頭看往廂房的方向,「啊啦?」

「怎麼了?」晴明被一干幼小的式神圍著,分著餅乾,正巧源氏兄妹走進來,他朝他們揮手招呼。

神樂蹦蹦跳跳地湊到過來,甜甜一笑,「有好事?」

八百比丘尼回以溫柔的笑容,說道:「是啊,是好事呢!」

 

 

 

(完)




--

本來預計的八百字為什麼變成這麼長(爆笑)

沒想到我居然寫了手遊二創(自己都驚訝),很不擅長這種個性設定給得不多的作品衍生(就是怕我體悟出來的角色性格和大家差很多之類的XD),而且還是拉郎配(人生第一次)。

這篇的起源於我正在打17探索關卡,看到狸貓燒我妖狐一身,忽然想到如果坐在觀戰席上的大天狗看到不知道會露出什麼表情XD

目前我家一隻SSR都沒有(悲催),第一次抽到SSR還是上週用家人的帳號抽的,為什麼自己的帳號都抽不到呢......(角落畫圈)很不會玩這種遊戲,升等都特別慢(因為都按照自己喜歡的方式亂玩哈哈哈)

希望大天狗快來我家!!目前正在集召喚券,集滿五張後來畫符(?),之前丟了祭品,五抽內來我家我就寫狗崽肉!(亂發願)

打結界和鬥技看到大家都有茨木妖刀就覺得好羨慕......QQ

评论(4)
热度(18)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