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人:非

/二次耽美創作。
/繁體中文使用。
/意外掉進了YOI w

陰陽師:狗崽
YOI:奧尤
HQ:黑研兔赤
鑽A:倉亮/已畢業三年生/雅鳴
古劍二:夏清夏

plurk:isisfei(內有日記雜噗注意)
BLOG:http://shijyuu.blogspot.tw/

[HQ][黑研]那些零星片段

混個更新數(被揍)

這篇是2016.10 HQ ONLY黑研〈存在於你的時間裡〉一文之廢棄稿。

社會人士設定,黑尾是物理治療師,木兔為排球職業選手。

兔赤要素有。


以上OK,GO↓↓↓




--




「那我們出門吧,約會。」黑尾心情很好,語尾上揚自帶音符。

三個小時後,研磨在體育館內擦汗,渾身脫力坐倒在地。

好不容易回復一點力氣後,他首先伸出手往背包內摸索,三兩下就抓住了遊戲機,打開電源、載入進度。

黑尾說要約會,結果最後變成了音駒、梟谷畢業生們的聚會。研磨挺佩服黑尾有辦法在這麼臨時又短的時間內找到人,人數剛好可以打三對三還配一個裁判,這讓他不禁懷疑這是否是黑尾先前就計畫好的。

「研磨,你還好嗎?」

研磨抬頭,見赤葦拿著水瓶走到旁邊坐下,他暫停遊戲,往球場比了比,問道:「沒關係嗎?」

研磨下場後,由本來擔任裁判的福永替換上場,但現在赤葦也下場,就形成了三對二的情況。

赤葦聳肩,說道:「沒關係,你看他們這樣也玩得很起勁,不是嗎?」

研磨看著球場,無語。

的確就算只剩下黑尾、木兔、夜久、福永和木葉,比賽依然進行得很順利,球一來一往,雙方的挑釁也沒有間斷……大部分是前兩個人在針鋒相對就是了。

高中畢業後,黑尾加入了地方的球隊,持續著排球活動;研磨犯懶,除了偶爾被黑尾拖去練習,並不特別熱衷或積極。

不過他仍舊喜歡托球給黑尾,那種和對方一同待在場上努力的感覺,不論過了幾年都沒有改變,讓人感到——套句黑尾的話——熱血沸騰。

最後這場比賽在黑尾和木兔除外的人都體力不支下結束。

「嘿、嘿、嘿──!你們也太遜了吧!赤葦,再給我托球——」

黑尾揮去額上的汗,苦笑,「你以為每個人都跟你一樣,有用不完的精力嗎?木兔選手。」

「喔?!黑尾同學這是在嫉妒?」

「不、沒人這樣說,木兔前輩。」

「赤──葦──」

「是?」

「你怎麼可以在這種時候吐槽我!」

「我只是實話實說。」赤葦京治面無表情回答往自己身邊黏過來的木兔,邊把沾滿汗水的球擦乾。

眾人無奈地看著吵起嘴來的兩人,決定不要介入笨蛋情侶間的溝通。

黑尾聳聳肩,提起背袋推著研磨往更衣間走。

沖洗、休息後,木葉在接了一通電話後先行離開,夜久和福永也分別有事而在幾分鐘後向其他人道別。

「就剩我們了啊……貓頭鷹,晚飯一起吃?」黑尾在寒風中搓手,隨口問道。

「燒肉!」

「喔喔、好啊,你請客的話。」

木兔實在太想吃烤肉了,因此即使黑尾的提議極端不合理,還是雙眼放光看向赤葦。

在聽到燒肉從木兔口中蹦出來時,赤葦就覺得頭痛了起來,此時不得不佯裝冷靜,嚴正地拒絕:「不行,木兔前輩上週已經跟隊員吃過燒肉了。」

「啊!那是球隊出的錢!赤葦──我們去吃嘛──烤肉──」

「不是錢的問題,是太常吃對身體不好。黑尾前輩你身為醫生,請你說說他幾句。」

「嘛……我也不算是正統『醫生』呢,」黑尾在講到醫生一詞時還特別用指頭作了引號的手勢,「偶爾放縱一下沒關係啦,赤葦太正經了。」

「就是嘛、就是嘛!」難得黑尾站在自己這邊幫腔,木兔連忙負荷。

赤葦抵抗不了兩位前輩耍賴的模式,求救地望向正在打遊戲的研磨,暗自希望對方至少能幫他管住黑尾。

然而他們還是往燒肉店前進了,只因為研磨抬起頭來,說了句:「很久沒吃了,我也想吃,走吧。」三比一的情況下,赤葦只能投降──當然最後帳單是各付各的。

燒肉店的小包廂裡,研磨醉倒在黑尾懷裡,發出呼嚕嚕的呼吸聲,像極了貓,他動了動,一把扒住黑尾的肚子,迷迷糊糊睜開眼後又貼著睡去。

黑尾抬手順了順戀人的髮,擦去沿著嘴角滴下的唾液,將自己的羽絨外套蓋在對方身上。

「黑尾前輩太寵研磨了。」赤葦有些不滿地指出,畢竟研磨是造成燒肉行的最後決定因素。一直以來,只要他們四個湊在一起,常常他想要阻止木兔做的事情,會因為黑尾和研磨的關係而以失敗告終。

黑尾笑咪咪的,不要臉地回答:「研磨的請求我不忍心拒絕啊!再說,小情人就是用來寵的嘛!」

赤葦回以一個受不了的眼神,決定不再跟黑尾爭辯──畢竟他身邊的木兔已經開始不安分,邊把燒肉塞進嘴裡邊說「赤葦我也要和孤爪一樣的待遇」,再不停止,赤葦怕接下來木兔會說出更可怕的話。

在燒肉店門口分手前,黑尾背著拒絕醒來自己走路的研磨,開口問道:「對了,新年要一起去參拜嗎?」

喜歡湊熱鬧的木兔和其實大部分時間都順著木兔的赤葦答應了邀約。

隔天研磨醒來時覺得頭疼難耐,悶哼了聲、閉起眼,手腳縮在被子裡拒絕接觸冷空氣,他想了會,確認自己的記憶只停留在燒肉和酒,後續的記憶一丁點兒都不剩。

他的身體卻很清爽,不須猜測,吃完飯後是黑尾帶他回來,並且幫他洗了澡、換衣服。

他的手機擺在床邊的小桌子上,正充著電,他也肯定這是黑尾做的。

黑尾總是將他照顧得很好。

漱洗好後,研磨隨手拿過黑尾掛在椅背上的外套裹上,縮著脖子走到客廳,看見黑尾正在搗鼓昨天上午帶回來的那堆東西。他移動到角落打開暖氣,蹲在前面不走,立刻被黑尾斥責。

研磨鼓著腮幫子,眼睜睜看著黑尾把暖氣關掉,然後自己被對方像拎小雞似地拖到沙發上。

被強制穿上更多衣物的研磨喝著熱可可,吃著遲來的早餐。




--


沒了(被埋)

打開資料夾看到這個檔案就開來看,直接刪掉覺得可惜,就稍微順了一下錯字和語句。

最近極限挑戰60分有幾個題目覺得很帶感,之後來補一下~XD

评论(5)
热度(29)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