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人:非

/二次耽美創作。
/繁體中文使用。
/意外掉進了YOI w

陰陽師:狗崽
YOI:奧尤
HQ:黑研兔赤
鑽A:倉亮/已畢業三年生/雅鳴
古劍二:夏清夏

plurk:isisfei(內有日記雜噗注意)
BLOG:http://shijyuu.blogspot.tw/

[YOI][奧尤]Sink in your smile

✽ユーリ!!!on ICE,奧塔別克(22)x尤里(19)

 

 


-


 

世錦賽結束意味著今年的賽季畫下句點。尤里和奧塔別克為比賽忙碌大半年一直沒能好好休息,也沒什麼機會過兩人世界,於是趁機會難得,決定留在當地當幾日觀光客。

尤里上網搜尋了觀光客必去之地,雖然都是些與祖國相似的建物和博物館,但沒有備賽壓力,加上是和交往中的戀人一起,即便只是在市區內漫無目的地閒逛,還是讓人心情愉悅。

睡了一場好覺的尤里顯得很興奮,用完早餐後,他拉著奧塔別克走進排名世界前五的米蘭大教堂,從塔頂俯瞰市區;之後擠進滿是觀光客的艾曼紐二世迴廊,踩上傳說會帶來好運的金牛,在代表四大洲的壁畫前合影留念。

好不容易從人潮中鑽出已經是午餐時刻,兩人隨意挑了間小酒館走入。

米蘭的氣溫與俄羅斯或哈薩克相比,十分宜人,這讓他們毫不猶豫選了露天的座位,在陽傘下用餐,享受街上的歡快氣氛。

酒足飯飽後,他們又混入人流中走進街坊。沿路上奧塔別克用手機替尤里拍了不少照片;尤里的手機裡則多是他們兩人的自拍合照。

尤里本想立刻上傳照片至SNS,但想了想還是作罷。他可不想難得的休假還要被後援會的女孩跟蹤。

他們在路邊的長椅上坐著休息,欣賞噴水池定時的水舞表演,餵餵鴿子,沿著唯一一條還保留船運功能的運河走,準備去尋找晚上有提供Happy hour的餐館。

尤里嘴裡含著野莓口味的冰,話說得有些口齒不清。

奧塔別克認真聽著,一手拿著手機,一手不時伸出抓住興奮過頭的尤里,避免他和別的人或物相撞。

滔滔不絕的尤里、偶爾想到什麼而停頓腳步的尤里、興奮指著彼方的尤里、撇嘴瞪著自己的尤里……奧塔別克透過鏡頭看見愛人千變萬化的表情和動作,剛毅的表情在不知不覺中柔化,嘴角淺淺上揚。

尤里四處張望一會兒,轉過頭來,對奧塔別克喚了聲。

奧塔別克抬頭,看向走在前面的尤里,只是那一瞬間,他就看呆了眼。

尤里微歪著頭,和煦的陽光灑在他柔順的金髮上,光的漫射形成七彩光暈籠罩在他四周,那一瞬間,奧塔別克覺得看見了天使。

「你有在聽嗎?奧塔別克,我說──」

尤里伸出舌葉,將沾在嘴角的冰淇淋捲入口中,朝奧塔別克揮揮手,見他似乎沒在聽,就把剛才的話又說了一遍,說完後咯咯笑起來。

奧塔別克著魔般地,用手機對尤里連拍幾張,挪動腳步朝他走近。

他朝尤里伸出手,尤里以為他想吃冰淇淋,於是拿著甜筒的那隻手朝他伸去。

奧塔別克抓住了他的手腕。

「奧塔……?」尤里正想取笑他不會是想要自己餵他時,就被拉進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胸懷裡。下一刻,他在陽光明媚的義大利大街上被男朋友親吻。

他握在手裡的冰淇淋「啪搭」一聲掉落在地,親吻他的男人趁機伸了舌頭近他嘴裡,蜻蜓點水的輕啄瞬間變成法式熱吻。

在路人的口哨聲中,尤里被吻得七暈八素,幾乎要化在那綿密的吻裡。

尤里被奧塔別克用風衣緊緊包住,他雙手環住男人的背,完全摸不著頭緒,問道:「怎麼突然……真不像你……」

奧塔別克下巴抵在尤里頭頂,偏過頭在上頭蹭了蹭,對方早上才洗過髮而留下的檸檬香在鼻尖繚繞。

「沒什麼。」

他多麼想將天使標上他的姓名,藏在只有他知道的地方。

「你真奇怪,不過我喜歡。」尤里抱怨,隨即鬆開故意糾結在一塊兒的眉頭,抬頭在奧塔別克的下顎印上一吻。

他們又交換了一個親吻。

唇瓣分開時他們相視幾秒,忍不住為這笨蛋情侶寫照的模樣笑出來。

尤里扣著奧塔別克的手,興高采烈地晃著,繼續他們的行程。

「啊!」

「怎麼了?」

「我的冰淇淋──你得再買一支給我!」尤里鼓著雙頰,提醒奧塔別克因為他剛才做的「好事」讓他吃了一半的冰掉到地上。

奧塔別克笑瞇了眼,牽著他心愛的天使往前走去。

「前面有冰淇淋店,我們去那看看吧。」

 

 

 

(完)

 

 

 

-

*Happy hour:點一杯酒,享有吃到飽的用餐優惠,供應時間一般落在1900-2200,也有1700開始的。

 

在異國街頭散步的奧尤小情侶,啊~~~想看QQ每天都想發摟他們IG!

用這篇跟大家拜年:))))新年快樂~


评论(2)
热度(27)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