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人:非

/二次耽美創作。
/繁體中文使用。
/意外掉進了YOI w

陰陽師:狗崽
YOI:奧尤
HQ:黑研兔赤
鑽A:倉亮/已畢業三年生/雅鳴
古劍二:夏清夏

plurk:isisfei(內有日記雜噗注意)
BLOG:http://shijyuu.blogspot.tw/

[HQ][黑研]刺青

×排球少年,黑尾鐵朗/孤爪研磨。

×2016黑尾鐵朗誕生賀倒數14天

×挑戰極限60分

 

 

 

週末夜晚,本想躲在房間玩遊戲的研磨被黑尾強制留在客廳,並且被迫一起看職業排球隊的訪問重播。

身為職業選手的黑尾,撇去在球場上拚搏、揮汗的模樣之外,整個人其實浪漫得過分,並且在錄製這個節目時將他肉麻兮兮的功力發揮到最高點。

會這麼想是因為在之前研磨已經在赤葦家看過這個節目了,並且因為黑尾在節目上的談話,讓他害羞得無地自容,儘管赤葦和木兔表示沒什麼、完全能理解,但研磨當下仍想把黑尾踹下樓,再把自己埋進地底裡。

在黑尾進職業球隊發展穩定後,在一個普通的午後,黑尾和研磨求婚,同性婚姻在日本尚不合法,但他們辦了一個簡單的派對,有模有樣地規劃了流程,證婚人、宣示、戒指交換等都做足了。

因為不被法律承認,黑尾在球隊網站上的個人資料並沒有更新婚姻狀態,但在他的要求下,換上了他帶著婚戒的照片。

雖然兩人都已認定彼此是今生唯一的伴侶,但當黑尾單膝下跪向自己求婚的時候,研磨還是很驚訝,不得不說能收到這樣的驚喜,他很開心。

在黑尾替他套上戒指時,說了句「真想把你刻在心上」,研磨只當他又是過度浪漫病發作,連吐槽都懶得說。

然而大約兩個月、在結束訓練期後,黑尾做了件讓研磨永生難忘的事。

螢幕裡,主持人訪問黑尾,問到近幾次官網上照片更新時,他的照片總是有婚戒的存在,款式從沒變過,大膽推測這段戀情維持了好幾年,詢問是否能透露一點女朋友的資訊。

『啊、這個嘛,不方便呢,要是說了對方會生氣的,不過有件事倒是可以說。』

聽到選手要主動爆料,主持人連忙將自己的麥克風也塞到黑尾面前,一臉期待。

黑尾用右手比了比自己左手無名指,戴著戒指的地方,笑瞇瞇地宣布:『這裡,刻著對方的名字喔!』

主持人略顯失望,『是指戒指上刻了對方的名字嗎?』

『不是喔,是我的手指上刺了對方的名字。』

主持人驚呼一聲,接著旁邊的隊友跟著附和,大聲表示黑尾從來不給看那上面的名字,就連練習或比賽將戒指取下,也會纏上貼布。

『嘛嘛、那是因為要攔網啊,不做好準備可是會受傷的。』黑尾笑著回應。

看著在節目上公開戀情的黑尾,研磨的頭頂幾乎要冒煙,他把半張臉埋在抱枕裡,唸了句;「不知羞恥。」

坐在他身後環抱著他的黑尾笑起來,在他耳殼上親吻,不要臉地說:「這樣的我你不是也愛得死去活來的嗎?」

研磨反身將抱枕砸在黑尾臉上,用力按了按,試圖阻止黑尾再說出令人感到羞赧的話。

「謀殺啊你!」黑尾抓住臉上的障礙物,扔到一邊去,捧住研磨的臉,張嘴銜住他因不滿而噘起的嘴唇,「要窒息而死的話,被你親到缺氧倒是可以。」

研磨真心想一掌揮在對方厚得可以的臉頰上,但手在舉起後卻不爭氣地環上黑尾的頸子,他張嘴將黑尾嘴角的笑意吻成濃烈的情慾。

黑尾說過想伴侶刻在心臟上,然而以技術而言這是不可能的事,在求婚的兩個月後,黑尾回家、在晚餐時刻將左手攤開在研磨面前,惹得研磨想哭又想笑,想大聲罵黑尾神經病但又想抱住對方和他瘋狂的接吻。

墨黑的孤爪研磨四字靜靜地展現在黑尾左手無名指的底端──那個最靠近心臟的地方。

 

 

 

(完)




--


三天來第一次在時間內趕上(揮汗)

评论(2)
热度(74)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