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人:非

/二次耽美創作。
/繁體中文使用。
/意外掉進了YOI w

陰陽師:狗崽
YOI:奧尤
HQ:黑研兔赤
鑽A:倉亮/已畢業三年生/雅鳴
古劍二:夏清夏

plurk:isisfei(內有日記雜噗注意)
BLOG:http://shijyuu.blogspot.tw/

[HQ][黑研]過敏

×排球少年,黑尾鐵朗/孤爪研磨,高三高二,交往中。

×挑戰極限60分(寫了大概80分,對我來說看到題目立刻在短時間內寫完,就是邊想邊寫,非常即興XD)







 

 

 

初春,乍暖還寒的時候,東京街頭的人們紛紛戴起了口罩,研磨也不例外。

每年這個時候總是不能免俗的,花粉症大舉侵襲了這個城市,削弱了人類的活力。

「哈──啾!」

「研磨前輩感冒了嗎?!」正和黑尾聊天的犬岡聽見背後傳來噴嚏聲,立刻回頭,見是研磨弓著背擤鼻子,有點緊張有點擔憂的問。

「不……」研磨扔掉衛生紙後從外套口袋中翻出口罩戴上,神色看起來除了練習過後的疲憊,還有一絲不適。

黑尾站起身伸展身體,代替研磨回答,「他啊,一早就中了花粉症這個病毒啦。」

「喔喔!原來如此!我從來沒有發作過,研磨前輩還好嗎?看起來好像很痛苦。」

研磨試圖用眼神傳達「死不了」這個訊息,但看在別人眼裡,他的眼神根本是已死。

「好啦,今天就到這邊,回家了,你們也快點收一收,我要鎖門了。」黑尾抓起書包催促道。

走出校園後,練習時勉強算是正常的研磨覺得走到電車站和下車後回家的這兩段路簡直和無盡的三途河一樣,生不如死的痛苦從口鼻蔓延至四肢。在室外時因為花粉症不適的感覺比在室內要強烈得多,研磨整張臉幾乎要沉入圍巾裡,依然還是抵擋不住鼻子裡傳來的撓癢和異樣,一路上他連最愛的PSP和手機都沒翻出來。

黑尾見他過敏發作得如此嚴重,特地將運動用的水瓶裝了溫水帶在身上,在搭車前逼著他喝一些,好緩解對方的不適,進了車廂後移動到人較少的車廂坐下。

他們的位置在角落,研磨雙眼泛紅,無神的看著地面,剛才除了反抗黑尾逼他喝水時說了幾句話外,沒有開口過。

「想睡就睡吧。」黑尾靠著研磨的那隻手在兩人間握住了研磨的手,另一手越過來強制讓研磨靠在他肩上。

研磨不情願的掙了一下,隨後便乖巧、放鬆的將身體重量全依賴給黑尾,他似乎能從與黑尾交握的地方感受到對方強而有力的心跳,堵、堵、堵──沉穩的一下又一下,有著神奇的撫慰效果,於是在安心與身體狀況不好的條件下,他很快沉沉睡去。

研磨再次睜開眼睛時,他和黑尾已經錯過回家的那站,不僅如此,還是距離要遠很多很多的站別。

他們是在列車抵達終點站後被趕下車的。

「這是怎麼回事?阿黑……你不是說會叫醒我嗎?」研磨沉著聲音問。

「哎、我記得我只叫你睡,沒說到了會叫你啊。」黑尾一臉無關緊要的說著。

研磨送他一個你可以去死了的表情,躲在圍巾下的鼻子用力吸了吸。

端點站所在的地區是一個臨海的城鎮,這個時節的夜晚溫度仍算冷,但空氣的清淨度比起繁鬧的東京市區要高上許多,研磨將圍巾解開掛在脖子上,又拉下了口罩,先試探的淺淺呼吸,接著深吸了一口屬於海邊特有味道的空氣。

夜風、海潮與鹽的氣味,被低溫混合在一起,意外的讓人覺得舒適和放鬆。

在等待返程列車出發的這段空檔,黑尾帶上在超商買的三角飯糰,牽著研磨到車站外百米遠的地方看了一會夜景。

黑尾在無人的海邊親了親研磨,熱情而不知饜足的,一而再再而三、反覆的吸吮舔舐著研磨那因為花粉症而有點乾裂的唇。

兩人的額抵在一塊,白色霧氣還熱在臉部四周,黑尾嘿嘿一笑,似乎有點欣喜又有點困擾的說:「怎麼辦呢?我好像也要過敏了呢。」

研磨蹙眉,回嘴:「阿黑從小到大不是不曾得過花粉症嗎?」

「誰說我得的是花粉症了?我呀,過敏原一直都是研磨喔,是研磨症,沒藥醫的。」

研磨一把推開了黑尾,迅速將圍巾在脖子上繞了一圈,臉再度沉了進去,雙眼四周依然泛紅,但大概有90%的成分不是因為花粉症發作的原因。

幸而今天是週五,隔天上午的練習也因為體育館要整修而暫停一次,黑尾在車上給母親打了電話說會晚點回去,請她留兩人份飯菜,黑尾媽媽在電話另一頭溫和的笑著說好,然後黑尾又打去了孤爪家報備一聲。

那天研磨理所當然的在黑尾家住了下來,穿的是黑尾新買的內褲,黑尾套在他身上明顯大了一號的衣褲。

隔天早上研磨在黑尾身邊慢悠悠的醒來後發覺自己好多了,鼻子不癢了,眼睛腫脹發紅的情況也消了,倒是黑尾連連噴嚏,研磨想了想,捧著昨晚黑尾幫他充好電的遊戲機,說:「誰叫你要去海邊吹風,感冒了吧。」

昨天黑尾帶了的那條圍巾在踏出社辦前就被他圍在研磨身上,以致於晚上吹了那一小陣風,儘管只是半小時多一點的時間,依然讓黑尾著了涼。

吃過早餐後研磨強制黑尾躺在床上休息,黑尾一臉不甘願,研磨想了想,說:「過敏原在這陪你,快休息。」

「研磨……說這種話,臉紅是會讓帥氣度扣分的。」黑尾像吃了顆甜糖,縮進了被子裡,看研磨開了遊戲機載入遊戲進度。

研磨低著頭,專注的盯著遊戲螢幕,臉上的色度比染上花粉症時的雙眼還要來得紅上許多。

 




 

 

(完)


评论(2)
热度(88)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