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人:非

/二次耽美創作。
/繁體中文使用。
/意外掉進了YOI w

陰陽師:狗崽
YOI:奧尤
HQ:黑研兔赤
鑽A:倉亮/已畢業三年生/雅鳴
古劍二:夏清夏

plurk:isisfei(內有日記雜噗注意)
BLOG:http://shijyuu.blogspot.tw/

[HQ][黑研]故事最初

×排球少年,黑尾鐵朗/孤爪研磨,偷渡兔赤(艸)。

×極限挑戰60分(的題目),斷斷續續的寫早超出60分了TDT

 

 




 

赤葦對自己一時的心軟感到相當後悔。

黑尾學校排球隊到這個臨海的城市和他校進行練習賽,所有活動結束後,黑尾脫離了隊伍打電話給赤葦,在等赤葦的期間他在街上轉了圈,然後搭車到赤葦推薦的,一間近海的居酒屋。

赤葦到現場的時候黑尾已經喝得半醉,他站在桌邊,看著黑尾露出輕浮的笑容跟他打招呼,很想轉身就走,平時要應付家裡那一隻貓頭鷹就已經夠他煩了,好不容易那隻貓頭鷹去了集訓,將近一個月不在家,耳邊能清閒點──通電話的時間例外,他可不想來喝個酒還要聽黑尾訴苦。

「赤葦,坐啊,服務生,這裡再加一杯啤酒──」臉喝得醺紅的黑尾揚聲喊,赤葦不得已,留了下來。

 

 




 

赤葦撐著頭,看著對桌的黑尾,一雙眼瞇瞇的,說:「所以,黑尾前輩只是為了好幾天沒跟孤爪講電話鬧彆扭,不開心了?」

「就說了,研磨沒有給我回答啊,誰叫我說會等他給我答案……」

前兩週黑尾和上了與自己不同大學的研磨告白,面對沉默的研磨,黑尾表面上瀟灑的說等對方想好再給他答案就行,實際上他是落荒而逃。

研磨的反應完全不在他的預料之內,也可說是和預期完全相反的發展,這讓黑尾感到恐懼。

自那天起,原本每日好幾通聯絡和訊息都斷了,黑尾有時會盯著通訊軟體上的歷史對話,看著那一排排的已讀和沒有再更新的日期,逼得他幾乎要覺得後悔。

「我說、黑尾前輩,與其在這邊煩惱,不如直接連絡如何?打了之後就會有發展,你也不必再繼續猜測,不是嗎?」

「不行……會造成研磨煩惱的……」

赤葦無語的看著黑尾吃力的拿著酒杯一口一口喝下肚,配著的下酒菜全是和孤爪研磨有關的話題。

直到黑尾支撐不住,趴在桌上幾乎要失去意識時,赤葦伸手搖了搖對方的肩膀,只聽到從黑尾口中傳來類似「研磨」、「煩惱」、「想你」之類的詞彙以及醉酒的呼嚕聲,赤葦沒多猶豫,拿起黑尾手邊的手機,滑開螢幕,解鎖時輕易的一次就成功──密碼是孤爪的生日。

找到了孤爪的號碼,赤葦沒半分多想就撥了出去。

『……阿黑?』

當鈴聲不超過二十秒就被接了起來時,赤葦愉悅的笑了。

 

 




 

×

 

 




 

研磨大學留在了東京,接到黑尾的號碼來電時他已經洗好澡,抱著遊戲機坐在床邊發呆,一旁的矮桌擺了黑尾媽媽今天上門時帶來的蘋果派,只咬了一口就被他擱在一邊。

看著螢幕上顯示的名字,研磨猶豫了一下,最後順從了內心的渴望按下通話。他想黑尾了。

電話另一頭跟他說話的是赤葦,他感到意外,在聽了來龍去脈後,赤葦一句「黑尾前輩剛剛說的每一句話裡都是你」,就讓他以最快的速度換了衣服,背了背包並在經過客廳時說了一句「我去找阿黑一下」便出了門。

研磨離開家到可以搭電車的地方,剛過九點的東京街上還是很熱鬧,他站在月台上手裡攢著車票,心臟因為焦慮、未知和期待的混雜感知而激動迅速的跳動著。

他按著赤葦給的地址來到居酒屋前,時間有些晚,但還在店家營業的時間內,他定了定神,掀開門簾走進去。赤葦在位置上給他招呼,研磨一眼看到了便朝那個方向走過去。

黑尾醉得連心心念念的研磨來了都不曉得,趴在桌上睡得挺熟。研磨坐在黑尾旁邊,赤葦並不多說話,一桌沉默。

趕在店家打烊前,研磨和赤葦手忙腳亂的把黑尾弄醒,給他喝了一些醒酒的熱茶,又給他含檸檬片。

剛睜開眼的黑尾以為眼前的研磨是幻覺,起先是驚訝,然後是笑嘻嘻的抱住正準備給他倒茶的研磨,以為這是他甜美的夢境。

赤葦給他們招了輛計程車,將黑尾塞進去後說:「下次兩個人一起來吧,我會和木兔前輩一塊招待你們的。」

研磨點點頭,道了謝搖上車窗,跟司機報了地址後讓黑尾靠著他的肩睡覺,那一身酒氣不太討人喜歡,但兩週沒說話的折磨讓研磨忍不住伸手摸了摸黑尾的臉,在黑尾的額上親了下。

他是真的想黑尾了。

 

 

 




×




 

 

 

黑尾醒來時宿醉後的不適當然不會放過他,他撐起身體坐起,雙手按著頭只想掐死昨天的自己。在看到床上睡著另一個人時,他瞪大眼張著嘴,腦袋一團混亂。

研磨穿著明顯尺寸不合的上衣──不用猜也知道是來自自己的衣櫃裡,側著身抱著枕頭睡著,黑尾掀開被子,看見自己和研磨下半身還有遮蔽物──雖然都只是內褲,床下也沒有被亂扔的衣物或者不該出現的用品,這讓他著實鬆了口氣。

黑尾盥洗後脫去前一晚的狼狽,回到房間時研磨已經醒了,正躺在床上看著天花板不知在想什麼,聽到他的腳步聲研磨轉過頭,靜靜的盯著他。黑尾意識到現在是兩週前的那天後兩人第一次好好的面對面,他感到少見的尷尬,思考該說什麼當第一句話。

「阿黑。」比起黑尾的猶豫,研磨果斷多了,他招招手,讓黑尾靠過去,「我身體好痛。」指的是因為昨天把黑尾搬上樓,又讓他沖澡換衣服,費盡了全身力氣,期間還因為重心不穩腳撞了家具好幾下。

黑尾聽了以為他對研磨做了什麼,緊張的皺起眉頭,然後在研磨促狹的表情中捕捉到了其中有詐的訊號,事情大概不是他想的那樣吧。他苦笑,問:「研磨,我做了什麼?」

研磨從被睡得暖暖的棉被中伸出雙手,捧住黑尾的頭,回答:「阿黑不管你做了什麼,都要負起責任喔?」

黑尾張大眼睛,在過了一會後才找回平時的精明,他反捉住研磨的手,說:「嗯,會負責的,一輩子。」

──這便是他們交往的開始。

 

 




 

(完)

 

 

 

後話:

 

「赤葦讓我們之後找個時間去那邊玩。」研磨一手拿著蘋果派送進嘴裡,另一手被黑尾牽著。

「啊啊──可惡!不該在他面前喝這麼多酒的!肯定要被木兔拿來取笑了!」現在的赤葦有什麼事都會跟木兔分享,尤其關於黑尾這邊的一切。




(真的完XD)



-------


本來要寫的是這週的題目〈擁擠的街道〉,結果寫到一半發現完全不切題,就把標題改了,正好很久之前的題目有很適合的w

评论(3)
热度(57)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