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人:非

/二次耽美創作。
/繁體中文使用。
/意外掉進了YOI w

陰陽師:狗崽
YOI:奧尤
HQ:黑研兔赤
鑽A:倉亮/已畢業三年生/雅鳴
古劍二:夏清夏

plurk:isisfei(內有日記雜噗注意)
BLOG:http://shijyuu.blogspot.tw/

[HQ][黑研]停電

×排球少年,高一黑尾鐵朗/中三孤爪研磨。應該……在交往吧……(喂)

×極限挑戰60分(的題目)

 




 

 

五月的天氣不怎麼穩定,氣象報導總是這樣說──晴時多雲偶陣雨。在鋒面的影響下,原本維持好幾日的好天氣被烏雲取代。雨水覆蓋東京大多數的地區已經整個上午,並且延續到午後,這讓週末的街上人氣冷清。

黑尾在過了九點後給研磨打電話,然而不論是手機或市話皆沒人接聽,於是他撐著傘衝到研磨家,電鈴在大雨中聲音顯得微弱,等了一會沒有人前來開門,但黑尾清楚研磨是在家的,於是他用黏在信箱內側頂部的備鑰開門逕自上樓,強制將把手機塞在枕頭下靜音的研磨從被窩中挖出來,拎著他回自己家吃早餐。

孤爪家和黑尾家的爸爸媽媽參加了社區辦的兩天一夜溫泉旅行,清晨便出門了,前一晚到孤爪家蹭飯的黑尾當時猜想,研磨大概會抱著遊戲機玩到深夜或者通宵,要是連著兩天日夜顛倒那肯定要影響下一週的作息。加上研磨今年是考生,依照他終日不離遊戲的狀態,黑尾真的很煩惱要是對方不能跟他上同一所高中,到時該怎麼辦。

「阿黑好像老媽……」研磨窩在黑尾的床上,嘴裡叼著咬斷的蘋果派一角,口齒不清的抱怨,手指快速靈活的按著遊戲機,眼神專注。

黑尾真心想將研磨手上的機子搶過來,額際的青筋隱隱浮出,他說:「你要是能好好照顧自己,我也不必如此。」

「嘛……是阿黑自己要多管閒事的……」說著這樣的話的研磨,卻在被黑尾圈住時心安理得的靠著對方環抱,找了個舒適的角度,繼續按著手上的按鍵。

黑尾將下顎枕在研磨的肩上,瞧著對方與遊戲腳色廝殺的模樣,淺然一笑,即便研磨打著遊戲時大多時間兩人之間沒有言語,他也自能在這相處中找到樂趣。

自己的手機、遊戲機和黑尾的手機在研磨手中輪轉,好不容易等他打完那一關,黑尾伸手要回了自己的手機,剛才研磨打著最後魔王時訊息提示燈閃了下,黑尾滑開通訊軟體,點在有未讀訊息的那一欄。

來到黑尾家數個小時之後,研磨終於在中午吃飯外第一次改變垂著頭、手指飛快移動的姿勢,他動動痠疼的脖子,跳下黑尾的床去了趟廁間和樓下,回房時手上多了一個托盤,上頭擺了蘋果派外還是蘋果派。

黑尾看到後臉黑了一半,拋下手機搶過那個盤子,嚷嚷:「你能不能別一天吃上這麼多蘋果派?會胖的!」

研磨本想發怒,若他是隻貓恐怕嘴邊的鬍鬚已經豎起來,準備張嘴發出嗤嚕嚕的聲音,然而瞬間他改變心意,張著雙眼看起來略顯無辜,反問:「阿黑嫌我胖?」然後低頭看了看捏住自己腰際的手,明示暗示的表達自己一點都不胖。

說實話,研磨的身材說不上瘦弱,但也絕對不胖。黑尾被堵得說不出話,他端著托盤,扔下一句「給我」後就往樓下走去。

研磨回到床上,趴在上頭伸展身體,隨後又將四肢縮起,連同黑尾的棉被一起捲上,起初只是因為這樣做能感到安心,但隨著沒有減緩的雨勢伴隨一聲聲悶雷,他手裡抓攫的力道不自覺加重,研磨將臉埋進被裡,試圖減緩天氣帶來的陰沉與不安。

閃電與落雷,研磨不喜歡的是後者。

學習過的研磨明白光與聲音的速度差,在白光閃過後接著便是雷聲落地,一般的雷聲研磨並不特別懼怕,但要是像是可以劈開或燃燒四周的響雷,研磨一點也無法平心靜氣的面對。即使知道光之後就是雷聲,但在不能預測時間差的情況下,研磨總是被嚇到。

研磨討厭這樣。每當這種時候他總會變得比平時還要敏感,彷彿全身上下的細胞都張大了在捕捉外頭動靜。

他把臉牢牢按在棉被裡,心裡埋怨黑尾怎麼這麼慢、還不回來時,灰黑的天空突然被照亮成一片白,白得有些怵目驚心,甚至連阻絕對外視線的研磨都能感受到世界被白光籠罩,緊接著便是今日以來最響亮的一次雷聲。

「喂、我說研磨,你還好嗎──」黑尾進了房門看到的便是床上一包拱起的棉被,不見研磨蹤影,就在他說話的同時,又是幾個震耳欲聾的雷聲,黑尾見床上那一坨棉被似是驚嚇,以與雷聲差半秒的間隔震了震。

黑尾知道研磨害怕打雷這件事。他放下手上的食物,一屁股坐在了棉被旁邊,伸手並傾身覆住了那團被子。他瞥見遺落在一邊的遊戲機,猜測研磨大概是被響雷嚇到後不管不顧的拋下手上視如生命的機子,捉了棉被就躲起來。

還好沒摔到地上,否則之後不曉得研磨又要怎麼鬧脾氣了──極有可能怪罪他為何當時不在旁邊手腳俐落的接住吧。黑尾慶幸著,也幸好巨雷落下時不是在自己手上拿了裝著食物的盤子時發生,要不他大概要表演特技,才能不把食物打翻又穩穩接住研磨拋開的遊戲機了。

「研磨。」短短幾秒的推測和腹誹讓黑尾忍不住輕笑,他推了推被頂,「研磨。」

研磨總是在被嚇得不輕後立刻縮進被子裡,手腳並用的、死死的捉著被角,不讓一絲光線或聲響鑽進裡面;而黑尾總得在這之後費盡耐心哄這位青梅竹馬。

「研磨,沒事了,我在這。研磨,研磨。」他換上柔和的語氣。

捱過這一波雷鳴電光,黑尾捉了被子使力掀開,看裡面那個做鴕鳥的傢伙還捂著耳朵,整個人捲起來頭埋在跪坐的膝蓋前。黑尾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把對方拉進自己懷裡,安撫。

研磨覺得喪氣,這個壞毛病總改不過來,每次下大雨打雷都怕,而且還怕得不行,總給黑尾看笑話,但黑尾從來沒笑話他,而是老老實實的安撫他,一如現在。

好不容易黑尾讓研磨振作起來,離開他的被子,屋外忽然又落下一道光雷,唬了研磨一大跳,緊張的喊:「阿黑!」手上抓著黑尾的衣服張望。與外頭的亮光比對,屋子裡的照明閃了閃,忽地沒了亮度。

黑尾重新開了幾次電燈開關,照明仍然沒恢復,他透過窗戶看了看街道和附近的房屋,轉頭對研磨宣布:「停電了。」

研磨重新揪住被子,迅速的撈過一旁的手機和遊戲機檢查電量,瞬間他周身的氣氛下降了幾度,顯然電量所剩不多了,這也意味著接下來他不能盡情打遊戲。他坐起身把自己裹進棉被裡,計算僅存的電量可以玩哪些遊戲和破多少關卡。

雖然因為天氣差房間內的視野不明亮,但至少能正常活動,在沒電源供應的狀況下,電扇就不能吹了,才停不到幾分鐘研磨就露出很受不了的表情,黑尾無奈的找來媽媽收著的扇子給他搧風。

研磨趴在床上,因為手機快沒電而感到焦慮,一雙貓眼瞅著黑尾的手機,心懷不軌。

「不──行!」做為十多年的玩伴,黑尾自然知曉研磨在想什麼,他舉高了手機,拒絕。

「阿黑小氣!我什麼都還沒說!」

「不行就是不行。我給你拿了蘋果派,只有一塊,旁邊那半杯果汁給你的,你去桌子邊吃。」

研磨癟癟嘴,自討沒趣的拖著黑尾的被子下床,縮到書桌旁的椅子上進食,在吃到黑尾媽媽做的蘋果派時,不能用黑尾手機打遊戲的不滿一消而散。

待研磨心滿意足的回到床邊時,黑尾還在和人通聯。偶爾研磨會好奇上了高中的黑尾都在做什麼、和什麼人相處、和誰聯絡,比如現在,他安分的坐到了黑尾身邊,一語不發的,也沒玩遊戲。

「是夜久。」

黑尾總是知道他所想的,說了現在和他通信的是誰。

黑尾曾經給他看排球部的合照,介紹了每一個人,研磨記得當時黑尾說了很多前輩們的壞話,同時也給他說了不少關於幾個和他一樣是一年級的部員的事,夜久便是其中一人。

黑尾上了高中後,他們能在一起的時間變少了,但只要湊在一塊,或多或少黑尾總會給研磨講高中的事,一段時日下來研磨其實也知道了不少關於音駒──尤其是排球部──的事,就好像他和黑尾還在同一所學校裡。黑尾總是講得起勁,讓他不起好奇心都不行。

「等你進了音駒,一定把你好好介紹給夜久認識。」在跟研磨聊完有關音駒後,黑尾總是這樣說。

「嗯。」黑尾還在操作著手機打字,研磨忽然覺得有些睏,窩在黑尾旁邊,枕著自己的手臂,耳邊響著終有轉小趨勢的淅瀝雨聲。

「那你可得好好念書啊,不然考不上怎麼辦?」黑尾不掩飾的笑著說。

研磨本想揮開黑尾在自己頭頂上作亂的手,但很快就改變主意,「……阿黑吵死了。」抬起的手握住了黑尾的,兩面掌心相貼,溫暖安心的感覺很快籠罩全身,他迷糊睡去。

 

 




 

(完)



-------------


靈感來自前兩週忽然大打雷的天氣以及黑尾總是能神奇的接住研磨的手機XD

评论
热度(41)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