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人:非

/二次耽美創作。
/繁體中文使用。
/意外掉進了YOI w

陰陽師:狗崽
YOI:奧尤
HQ:黑研兔赤
鑽A:倉亮/已畢業三年生/雅鳴
古劍二:夏清夏

plurk:isisfei(內有日記雜噗注意)
BLOG:http://shijyuu.blogspot.tw/

[HQ][黑研]情人節不吃巧克力

×排球少年,高三黑尾鐵朗/高二孤爪研磨,黑尾即將畢業前的情人節。交往前提。

×回頭寫0214的黑研(想寫0314白色情人節但是劇情設定比較符合情人節><)

×練習抓腳色個性中








「阿黑……」剛做完給隊員托球配合扣球的練習,研磨擦著汗叫住正在補充水分的隊長。

黑尾偏頭,喝水的動作沒停下,用鼻腔發出個音節詢問。

「外面……你要不要出去……」研磨露出困擾的表情,朝體育館大門和同側的窗戶比了比。

「啊、不要。」黑尾順著研磨指的方向瞧了眼外頭,一口回絕。

研磨本來因為流汗而輕輕靠攏的眉間更緊了,表情微妙的轉為些微厭惡,轉身背對黑尾打算去角落休息。

「喂、研磨……你生氣了?研磨!」

研磨回頭睨他一眼,輕輕哼了聲,「阿黑笨蛋。」

「啊……」黑尾看著研磨揣著毛巾和球走遠,發現旁邊的夜久和山本一臉鄙夷的看著他,「……幹嘛?」

「隊長真是受人歡迎啊。」

「花心的現充。」

「喂喂你們……山本我沒有花心!」

二月十四情人節,從一早進校門、課間、午休,身為排球部的隊長,黒尾就沒少女生找他──縱貫三個年級,而從社團練習開始前,體育館門外就陸續來了幾個女生,趕著在黑尾一出現在體育館前把巧克力給他,現在門口和窗邊還有一些人在等練習結束。其他排球部部員也都明白,被那群女孩等待的人,除了黑尾再沒有其他人選。

「所以隊長不去外面嗎?收下她們的巧克力,她們就會離開啦?」列夫問道。

「快去吧,一直聽到尖叫聲挺煩人的。」夜久拍拍黑尾,讓他快去收拾外面那群女孩。

「你是要我去收下還是去拒絕啊?」

夜久聳肩,回了一句「反正又不是來找我的」之後,揪住在一旁好奇的列夫,逼他休息時間加練接球技巧。

黑尾拿起滾到腳邊的球,露出糾結帶上一點煩惱的表情,讓一旁的山本和海忍不住竊笑。





 

 

×







「走了──」

「明天見。」

練習結束後換好衣服的眾人一一離開部活室,儘管負責保管鑰匙的黑尾很想仗著自己是隊長把鑰匙扔給其他人鎖門,但在眾人笑嘻嘻的說「身為排球部情人節最大的贏家,理應體諒其他人的心情」拒絕他之後,他不得不最後一個離開。

偏偏有人就是要跟他作對慢吞吞的東摸西摸,在忍無可忍之下把山本和列夫踢出去後,黑尾匆匆鎖了門往校門狂奔,選擇無視山本在身後的取笑,這讓山本呿了一聲,「不好玩。」

「為什麼隊長跑這麼快?要去哪裡……?」

「噢,就是研磨……等等、列夫你不知道嗎?」

「知道什麼?跟研磨有關係?」

望著列夫一臉純真的表情,山本一掌拍在對方背上,說:「沒什麼,話說,你的傳球和接球練得怎樣了?夜久學長不是說週五要驗收嗎?」

「啊啊啊啊啊不要提醒我這件事!山本學長,你覺得我翹掉星期五的練習如何?請病假?」

「……」

「學長?」

山本拍拍列夫的肩膀,說:「回家吧,你看黑尾都跑到校門口了。」

其實距離第一個離開部活室的人到現在也不過五分鐘時間,從練習中途就不理會黑尾的研磨大約走了三分鐘,估計是剛出校門不遠,要趕在搭上電車前找到對方並不是太難的事。果不其然黑尾在離校門兩個街口的地方看到研磨的背影,頂著布丁頭,因為專注著手機或PSP,而總是有點駝背的竹馬。

「研磨──研磨、等等我啊研磨!喂──」

研磨置若罔聞,埋頭加快步伐,但黑尾手長腳長的,邁開腳步兩三下就追了上來,再者研磨也不是有心要完全避開對方,在黑尾伸手一把抓住他穿在外套內的便服帽子,扳過來面對自己時,入眼的是鼓著腮幫子,像尾生氣花貓的人。

「哎、研磨,好好的生什麼氣呢?」

研磨將視線從手機螢幕上移開,拿那貓一樣的眼睛瞪他,「阿黑是笨蛋,大笨蛋。」

黑尾抓抓從來沒整齊過的頭髮,嘆了一口氣說:「別生氣了,我不是好好的拒絕了所有送過來的巧克力了嗎?」

「阿黑太招搖了。」研磨抱怨,拍開抓著他兩頰擠壓的手,撇過頭再說:「總是吸引一堆女孩子的眼光。」

「研磨吃醋了?」黑尾露出狡猾的笑,手臂一伸搭住研磨和自己相比窄上許多的肩膀,帶著人往車站的方向走去,他聽著研磨小聲的反駁才不是吃醋,順口就回:「你這個態度分明就是吃醋。」

「就說不是了。」

「是吃醋,絕對是。」

「不是!」

「你是!」

「阿黑笨蛋、就說不是了!」

如此循環,一如平常的相處模式,不知不覺也快到車站,路上研磨又低著頭打遊戲,一直是黑尾給他照看路況,兩人還在拌嘴,忽然黑尾話鋒一轉,說:「我們去買蘋果派吧!」

聽到蘋果派,研磨眼睛都亮了,猛地抬起頭,張著閃閃發亮的雙眸,「真的?」

黑尾失笑,大手在研磨頭頂揉了揉,說:「真的。」

「啊討厭,阿黑不要一直弄亂我的頭髮!」研磨想拿下在他頭頂作怪的手,但因為蘋果派而分心,抗議得不是很認真,「但是為什麼忽然……?」

「研磨你啊,因為別人送我巧克力生悶氣,卻隻字不提我沒準備禮物送你這件事,是故意的嗎?」

「才、才不是,我……」研磨側過臉,避開黑尾的注視,小聲咕噥:「我也沒送你啊……」況且,他是真的沒想到要跟黑尾兩人互贈巧克力這件事。儘管今天是情人節,但除了女孩子圍著黑尾讓他覺得討厭,其他跟平常一樣的相處,如此就很好了,不需要太特別。

「好啦,別糾結這種小事了,去買蘋果派吧。」

「阿黑……」

「嗯?」

「可以、可以買……」研磨握著手機,吞吞吐吐的。

「噗,你這小腦袋在想什麼我不知道嗎?說吧,要指定哪一間?」

「Granny Smith!我想吃Granny Smith的蘋果派!我知道哪裡有!」

看著竹馬戀人笑開的表情,黑尾摸摸他的頭,說:「好,你帶路。」





 


×







研磨捧著一個方型紙盒,蓋子中間是透明圓形包裝,可以看見裡面是一個圓切成了八等份,各個顏色相異,裝飾的食材也不盡相同,明顯是八種不同口味的甜點。

Granny Smith的特色不單單只是蘋果派,而是由不同產地、酸甜風味不同的蘋果所製成,在店面的展示櫃前,黑尾見研磨咬著唇不知道要選哪個,索性幫他點了了店內的招牌,再外帶一盒,正好能讓研磨每個口味都嚐過一遍,接著兩個人在店裡吃過了才回家。

從踏進店裡開始,研磨就很興奮,不下於拿到新遊戲片的期待,而在聽到黑尾幫他決定口味到買了綜合包裝時的表情轉變──有點失望又微怒換上大大揚起的雀躍笑容,不過是幾秒時間,看在黑尾眼裡有著說不出的喜悅。

雖然感覺像是自己在研磨心中的份量輸給了蘋果派,但研磨開心也就無所謂了。

「阿黑,你要不要進來?」研磨站在家門口,謹慎的捧著蘋果派,邀請黑尾,「再陪我吃一塊蘋果派。」

街燈下,研磨雙頰微紅,眼睛閃閃發亮,似是盛裝著許多星星,僅僅一瞬間,就足以讓人著魔。黑尾低下頭親親他的額頭,看研磨騰出一隻手用手背擦去印在上頭的口水,黑尾揚起唇,笑著將研磨推入門內。

「那就打擾了──」







(完)




----------




Granny Smith是寫的時候孤狗東京蘋果派找到的,本來想寫另一間,但看到GS有各種口味就用了。每次要寫食物搜尋都搞得自己很餓(哭臉)決定下次出去玩的甜點就是蘋果派了(欸)


评论(4)
热度(79)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