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人:非

/二次耽美創作。
/繁體中文使用。
/意外掉進了YOI w

陰陽師:狗崽
YOI:奧尤
HQ:黑研兔赤
鑽A:倉亮/已畢業三年生/雅鳴
古劍二:夏清夏

plurk:isisfei(內有日記雜噗注意)
BLOG:http://shijyuu.blogspot.tw/

[鑽A][倉亮]只有你能坐的那個位置

×鑽石王牌,倉持洋一/小湊亮介,交往中。

×年齡捏造,有科幻(?)。

×男友力30題

 

 

 

亮介睜開眼時嚇了一跳,但他接下來的反應既不是尖叫也非跳下床躲得遠遠的,而是把跟他躺在同一張床上的人踹下床,再居高臨下看著因為摔到地上而醒來的男人。

那是一個他不認識的男人。

男人一手按著後腦勺,口中喊著好痛啊,一手在腰上抓了抓,坐起身看著床上,雙眼似乎還沒習慣亮光而微瞇,「亮さん你為什麼踹我啊……我做錯了什麼嗎?」

亮介盯著喊他亮さん、聲線異常熟悉、樣貌也與現在同居人有點相像的男人,終於抓回一點冷靜,問:「……你是誰?」

「……哈?亮さ──?!」男人終於睜開了眼,看見亮介後也愣住了,他眨了眨眼,然後抓了抓本來就很亂的頭髮,說:「啊……好像有這麼一回事呢,原來是今天啊。」

男人站了起來,和床上的亮介一樣一絲不掛,這讓亮介覺得彆扭,同時心裡生出了恐懼──他完全沒有關於他和這個人全裸同睡一床的記憶,他別過頭,將枕頭朝男人丟去,發怒道:「穿上衣服!」

男人抓住枕頭,抱在身前,不同於亮介的表情,笑嘻嘻的說:「我是倉持洋一唷,亮さん。」

「哈?」亮介轉過頭正眼看著只用枕頭遮住重點部位的男人,露出一個「你有病嗎」的表情。

 

 

 

「──總之,就是這樣了,不會太久的,這段時間請讓我待在這裡吧,亮さん。」

「不要叫我亮さん……」亮介皺眉。

亮介找出倉持的衣服給一早出現在他床上的陌生男人,經過一番解釋和確認,他也只能選擇相信眼前這個人是未來的倉持,因為不明的原因,和這個時代的倉持交換了。

「說的也是呢,畢竟我年紀比現在的你大,那……亮介?」倉持笑著說。

亮介沒反對也沒同意,只是看著未來的倉持,而倉持就當作他默許了。

眼前這個倉持三十三歲,比現在的他年長十二歲,亮介看著對方說話,覺得這個倉持讓他很不習慣。姑且不論長相、身形,畢竟十年過去總會改變一點,但還是看得出這就是倉持,和這個時代的倉持最不一樣的是他說話的方式。亮介說不上來具體是哪裡不同,但模糊間他想大概是眼前這個倉持對他說話的態度吧?不再那麼百依百順、好像可以看見小狗搖尾巴那樣的語氣。

這就是十年的轉變嗎?

「怎麼了?很少看到你露出這種表情呢,在擔心這個時代的我嗎?」倉持走到亮介身邊,彎腰看著坐著的人,伸手摸了摸亮介的頭──這是現在和亮介交往的倉持所不會做的動作,說:「好懷念啊,這樣的亮さん。」

懷念?亮介沒拍開對方踰矩的手,愣愣的想,十年後他們還在一起嗎?他嚥下口水,把疑問吞回心裡。

讓亮介感到意外的,年長的倉持外表看起來是個整天只會打球的棒球笨蛋,卻煮了一手好菜,而且還是用冰箱裡的剩餘食材變化出來的。

「人總是要有長進的嘛,一開始亮さん老是嫌棄難吃。」

亮介夾菜的手停頓一下,瞄了一眼吃得津津有味的男人,問:「你……曾經煮給以後的我吃嗎?」

「是啊,還不小心發現了亮さん討厭的食物是什麼,明明以前高中在食堂都看不出來,該說是隱藏得很好嗎?」倉持邊說邊拿起亮介挑揀出來全扔在一小碟上的紅蘿蔔切丁,掃進自己碗裡,那是上週亮介和倉持光顧蔬果店時被顧店的老奶奶塞進袋子中的贈品。

「那為什麼還煮?」

「營養總要均衡嘛,而且有時候亮さん也會很捧場的吃幾口。」

「是勉為其難吧。」

倉持大笑,那笑聲明明讓亮介覺得在孰悉不過,卻有一股說不上的失落感。

下午亮介在家裡看教授交代的報告,而倉持就待在一邊,挑了個遊戲機在接上耳機,安靜的玩了起來。

房間內的小電扇發出一些運轉聲,混著窗外的蟬鳴和不時吹進來的熱風,是夏天的氣息。

傍晚時分亮介因桌前的光線有些不足而抬起頭,準備將室內的燈打亮,當他直起身體才發覺自己流了不少汗,他拉了拉衣服下襬散開熱氣,再隨意用上臂擦去額前的汗,剛回頭便看見專注打電動的倉持已經熱到將上衣脫了。

盯著對方裸露的上半身,亮介想起早上男人出現時是全身光裸的,而自己也是。前一天晚上他和倉持做完後簡單擦過兩人就摟著一起睡了,所以隔天什麼都沒穿是正常的,但眼前這個倉持呢?他有注意到對方的頸子、鎖骨、胸前這些地方都留有清晰的吻痕和齒印,大概前一天也是在他自己的世界和某個人上床了吧。

那個人是誰?這讓他非常在意。這大概是今天唯二讓他放在心上的事了。

據說隨意問了未來的事,會有影響或不小心改變了以後的運行軌跡,這種不科學的謠傳內容負面的影響總是多過正面,所以他忍著沒問,而對方除了表現對這個世界很是懷念外,也沒有其他表示。

然而關於未來倉持到底和誰在一起這個問題讓亮介很心煩意亂,瞪著懶散的倉持一會後,大概是那個氣勢讓低頭打電動的男人察覺到了,他抬起頭面露困惑望向亮介,接著就看到亮介起身推開椅子,好像有點不爽的朝他的方向走過來。

亮介彎腰扯下倉持的耳機,一手撐在沙發背上,一手插在腰上,形成一個他將倉持困在自己與沙發中間的形勢。

「你跟誰在一起?」

「啊?」

「在你的世界,跟、誰、在、一、起?」後半句一字一字從牙縫中繃出,顯示著亮介的不悅。他已經管不著什麼運行軌跡,此刻只想得到令他介意得不得了的答案。

「……亮介,你很在意嗎?」

「不說是嗎?」亮介動了動肩頸,發出喀啦喀啦的聲響。

倉持笑了,將遊戲機拋至一旁,伸手拉住有著十年差距而在體型上更顯瘦小的亮介,讓他重心不穩正好摔進自己懷裡,「原來亮介這麼喜歡我嗎?」他語氣不正經的說。

「閉、閉嘴!誰喜歡你了!放開我!」亮介奮力掙扎,卻無法掙脫倉持的懷抱。

倉持抱緊他,將鼻尖靠在亮介肩窩上,蹭著之後又聞了聞,說:「真的好懷念呢。」

「等、等下!你不要、不可以親──」意識到陌生的溫熱氣息在自己頸肩漫開,亮介慌張的阻止對方,儘管這個倉持以時間軸來說和現在自己的戀人是同一人,但對他而言是不一樣的,這兩個人,完全不同,二十歲的倉持能對他做的事不代表這年長的男人也能對他做。

倉持的嘴唇輕輕在亮介脖子上碰了一下,然後一個用力翻身,將亮介壓在沙發上,說:「這種機會很難得呢,毫無反擊力的亮さん……,亮介你大概不知道吧,你現在的表情就是在逞強喔。」說畢他低下頭作勢要吻亮介。

亮介瞪大眼,接著毫不猶豫的出手,一拳揍在倉持腹部,但打上去後他覺得有哪裡不對勁,那手感就像打在棉花上,有點不真實。

倉持也發現了,他看了看自己的身體,然後說:「好像要換回來了?我說那個、亮介……」

亮介警戒著剛才想對他做出踰矩行為的人,生硬的問:「幹嘛?」

「你很在意我身上的吻痕對吧?昨天晚上,你很熱情的在我身上又啃又咬,是那個時候留下來的喔。」笑得有些得意,像是在炫耀。

亮介驚訝的看著開始變透明及模糊的倉持,雙脣微啟不能言語,然後他聽見倉持在消失之前靠在他耳邊輕輕的說了一句話。

「十年以後再見囉,我的愛人。」

撐在他身前的身影消失了,緊接著是一個摔落的聲音,和熟到無法再熟悉的叫喊,「亮さん!亮さん!」

「倉……倉持?」

「我回來了?」倉持的臉滿載驚慌和恐懼,摸了摸自己再摸了摸亮介,然後他撲抱住沙發上的亮介,兩個人滾在一起摔到了地上,疼痛感讓倉持知道自己還活得好好的,而亮介批過來的手刀更讓他確信自己回到原本的時空。「天啊!我真的回來了!亮さん我回來了!好想你──」

倉持抱著他像小動物般蹭著主人,口中一陣胡亂喊,亮介從原本慌張到驚嚇,慢慢恢復冷靜,他再送了一記手刀給倉持,叫他安靜點。

「你見到了嗎?我。」亮介問。

「咦?亮さん知道?亮さん你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嗎?我一醒來發現旁邊躺的不是你──等等、不對,說起來那個還是亮さん、可是那個是十年後的……但是……」倉持一副腦袋打結的樣子,讓亮介想起了倉持過去的室友,澤村榮純,傻模傻樣的。

「所以你見到了十年後的我了。」亮介幫他做結論。

「嗯,見到了,但是亮さん還是亮さん,一點變都沒有,嘿嘿。」

「嘿嘿什麼啊……,我也見到你了,倉持,十年後的你。」

「啊、那、十年後的我,還是一樣帥氣嗎?」

亮介微笑,說:「想殺了他。」膽敢在他脖子上親了一口,在他認定只有和他同居中的倉持能做這樣的事之後,感越雷池一步的人都是找死,就算那個人也叫做倉持洋一,但在他心裡就是和現在他眼前的倉持洋一是不同人。

「咦?耶?!等等等等等──亮さん你要去哪裡不要走進廚房不要拿菜刀啊啊啊啊啊啊──十年後的我到底對你做了什麼啊──等等、不管他做了什麼都不關我的事啊,我是無辜的啊亮さん──」

 

 

 

×××

 

 

 

而從二十一歲亮介面前消失的三十三歲倉持洋一才剛回到自己的世界,就立刻被戀人用桌上的棋子連續彈了好幾下額頭。

「回來啦。」三十四歲的亮介單手支著頭,笑瞇瞇的看著因疼痛而摀住前額的同居人。

聽見那聲音倉持很確定自己回來了,他抱怨:「亮さん,好痛啊……」

亮介把玩著棋盤上的棋子,笑著說:「會痛啊?倉持,想體驗更痛的感覺嗎?」

「亮、亮さん?你這樣說我會想到奇怪的地方去耶……」

「今天讓我想起不少事呢,倉持。」

「是嗎?亮さん見到以前的我了對吧?」倉持揉著額頭,擺脫疼痛後臉上笑了開來。

「單純、可愛,好欺負,他醒來的時候看到我簡直快嚇死了。」在二十歲的倉持來到的這段期間,亮介不顧主人的待客之道,在倉持漱洗過後強迫他去買早飯和今天預定要買的生活用品,吃過飯後閒著無聊他搬出了同居人的電動,邀年輕的倉持一起玩,打膩了再從桌底下搬出棋盤下棋,下到一半時兩個倉持就換回來了。

倉持乾笑,回憶起十年前自己看見年長的亮介時確實嚇得不輕,畢竟前一天還抱在懷裡的戀人突然換了一個,任誰都會嚇傻的吧。

「那麼──倉持,你應該記得你剛剛回來前對那邊的那個我做了什麼事吧?」亮介歪頭笑問,帶著一點不懷好意。

倉持吞了吞口水,覺得有點不妙,硬著頭皮問:「我……做了什麼嗎?」

亮介從桌前站了起來,折了折手指,陰森森的笑著說:「你在那邊親了我對吧?不是我的我。」

「等──亮さん你還記得?!但那是──我不是有意的──」

「不用解釋了,菜刀還是剪刀,你自己選一個。」敢親他以外的人,就算只是惡作劇而且那人還是以前的自己,依然不可原諒。

「咦什麼意思?!不是吧、亮さん不要啊──」

三十三歲的倉持在面對二十一歲的亮介能比平時從容不迫,甚至佔有優勢,只是因為十年的年齡差,一旦在比自己年長的戀人面前,依然毫無長進,這才是通常運轉。

 

 

 

×××

 

 

 

從未來返回的倉持脫了亮介的衣服,抱著人胡亂親一通,手也不規矩的在對方身上遊走,亮介任由他摸索親吻,被摸了一陣子後張手環抱住倉持,做出些許回應。

那天他們兩個人都知道了十年後,他們依然好好的在一起,一如此刻。

「倉持。」

「嗯。」

「還有十年,所以你要愈來愈喜歡我才行。」

「亮さん,不是還有十年,是至少還有十年,而且一定會有第二個第三個十年,一直、一直下去。」

亮介微笑,被圈在倉持懷裡讓對方為他撥開汗濕而貼在臉頰上的髮,心裡覺得柔軟,仰首溫柔的吻了吻倉持的下顎。

「然後,那個、亮さん……我不只愈來愈喜歡你,我想……那個、我愛你。」倉持小聲的說,壓著亮介的後腦底上自己胸前,不讓他看見自己漲紅的臉。

亮介在他胸前笑了起來,從胸腔處傳來震動,聽著戀人的笑聲倉持覺得難為情,只好收緊了懷抱掩飾自己的不安和害臊,

不知過了多久,倉持覺得自己突如其來的告白是不是太一廂情願了,想著想著簡直要無地自容,卻聽見了亮介在笑聲中說了這麼一句。

 

 

 

「我也愛你。」

 

 

 

簡單的語句襯著笑聲、和著心跳,形成令人感到幸福的節奏。

 

 

 

(完)

 

 

 

之前就有想過時空交換這梗,在看到別人畫的圖之後下定決心要來寫篇,於是出現了這篇。

標題可能乍看之下與內文沒什麼關係,這邊說一下我想表達的,就是即使以DNA而言是同一個人,但不同時空就視為了是不同的人,向文中亮介所想的那樣,因此即使是年長的倉持,也不能親他、更別說做出更進一步的事,這是屬於比他小一歲的倉持的權利XD意即標題的「只有你能做的那個位置」,這個位置是獨一無二的,沒有其他人能佔據,即便是未來或過去的同個戀人(?)都不行。

那麼以上。


评论(7)
热度(39)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