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人:非

/二次耽美創作。
/繁體中文使用。
/意外掉進了YOI w

陰陽師:狗崽
YOI:奧尤
HQ:黑研兔赤
鑽A:倉亮/已畢業三年生/雅鳴
古劍二:夏清夏

plurk:isisfei(內有日記雜噗注意)
BLOG:http://shijyuu.blogspot.tw/

[鑽A][御澤/倉亮]初吻的味道?

×標題CP是此篇設定已交往狀態的關係。

×只是想寫有吵鬧感的一群人。

×最喜歡的其實是後記的裡設定(到底是#

×大概OOC了(煙)

×以上OK,請往下GO↓↓↓

 

 

 

「──蛤?你說初吻?」

「沒錯,初吻,你們還記得初吻的對象還有當時的感覺嗎?」

「我的天,可以不要進行這麼害羞的話題嗎……」

「欸、說嘛!田中你最早交女朋友,就從你開始吧──」

結城、御幸、澤村等已畢業的幾個人,今日相約回青道棒球部看看練習狀況,練習結束後一夥人經過校內某處斜坡草皮時,聽見了幾個躺在那的在校生聊天內容。

他們沒做停留仔細聽後續發展,畢竟那並非認識的人,但其中一人在他們正決定要去哪吃晚飯時,突然跳出了剛才聽到的這個話題。

於是幾個二十歲的男生們走在河堤上,影子被夕陽在身後拖得長長的,開始了這個不太具營養性的聊天主題。

「初吻……初吻,跟棒球算嗎?」

「蛤!」

「噗哈哈哈哈,阿哲前輩你這樣是不行的啦哈哈哈笑死我了──」倉持特有的笑聲毫不留情的爆出,誇張的彎下腰抱著肚子直說笑到他肚子痛。

「嘛,因為是結城前輩啊……」春市勾著笑說:「說棒球是前輩的女朋友也不奇怪呢。」

宮內用力噴氣,接話道:「完全能理解!」

「喂喂,那是你們交不到女朋友吧。」倉持惡口吐槽。

「那你又有女朋友了嗎?」伊佐敷踹了倉持一腳,認為倉持是五十步笑百步。他們這群人終日和棒球為伍,每天為了應付大量的練習早就使出渾身解數,精力根本都被棒球榨乾,哪還有心力去應付女人。

這種話題的特色就是鬧鬧他人很有趣,然而一繞到自己身上,瞬間就會覺得尷尬無比,讓人想立刻躺地上裝死,或者學降谷的招牌:無視問題。

倉持乾笑,「哎呀,這個嘛……」說到初吻,他第一時間想到的是亮介,然而知道他和亮介關係的人,在場只有增子和春市,其他人都未曾透露,其實只要隨便掰一個說法混過去就好,但他心中並不想這麼做,於是他用力飛踢了走在他左前方竊笑的澤村,把他推到火線上,「蠢村,笑什麼笑,這裡你年紀最小,你先說來讓前輩們聽聽。」

「什麼啊!不是還有小春嗎!」澤村抗議。

「囉嗦,叫你講就講!」然而抗議無效,倉持使出擒拿技,直接把澤村壓制在地上,距離高中生活好幾年了,但在場的大家似乎依舊保持都對這樣的景象習以為常的態度。

「啊啊──倉持前輩,榮純君快不能呼吸了──」打鬧一陣後,春市終於出聲,「話說回來,這邊初吻的定義是什麼呢?人生中第一次在有自我意識的狀態下親吻嗎?還是第一個交往對象呢?」

伊佐敷嚷嚷:「當然是前者啊!好了,澤村,說吧!」

「咿咿──為什麼還是我──?!」

「因為你是後輩啊,小澤村你就說吧。」增子幫著倉持把澤村架住,一副要嚴刑逼供的模樣,「說了就可以解脫了噢。」

「增子前輩你不要用那種拿到布丁的語氣說話!配上你的表情好恐怖啊──」澤村掙扎,然而一切都是徒勞無功,大家已對著他圍成一圈,就連最穩重可靠的結城也是,而春市站在學長們背後,從縫隙中用嘴形對澤村說抱歉我也沒辦法──這讓澤村送他一記白眼。

「說吧,你說了之後就可以解脫了,我們也是,等你說完就去吃晚餐。」

咦欸欸欸欸──所以只有我嗎!為什麼!

澤村的表情已化成無聲的慘叫,他往自這話題開始後就不發一語的御幸投去一個求救的眼神,沒想到御幸卻笑瞇瞇的說:「有什麼關係,說啊?」

澤村以為身為戀人的御幸好歹會阻止其他人的惡行,完全忘了這幾個人根本臭氣相投,而且御幸脾氣古怪又變態,會站在他這邊才奇怪,於是他自暴自棄,說:「好啦,我想想……初吻喔?就、嗯……」

他皺眉將眼睛閉起想了一下,才繼續說:「應該是小學三年級吧?是草莓的味道啦,這樣可以了吧!」

「草莓護唇膏?」

「……是餅乾棒。」

在大家都還在納悶時,御幸第一個問:「什麼餅乾棒?」面帶好奇的微笑。

「就玩遊戲啊!兩人一組咬餅乾棒,比誰咬下的餅乾最短,我跟你們說!」澤村像是突然想起了什麼,忽然有些激動,「跟我一組的那個人很蠢耶,明明都快碰到了直接咬斷就可以,還閉著眼睛一直往前,然後撞到我的牙齒痛死了──」語末憤恨的在空中揮了兩拳。

「然後就親到了?」御幸持續發問。

澤村一臉悲憤和惋惜的說:「喔對啊,最可恨的是那個人是男的啊!如果是嬌小可愛的女孩子有多好──」

「喔?這樣啊,如果是嬌小可愛的女生,原來你喜歡這種的啊,澤村。」說話的人依舊滿臉笑容。

「只要是男人不都喜歡嬌小可愛的女孩子嗎!」

澤村完全沒發覺御幸此時的笑容只能用皮笑肉不笑來形容,依然大聲說著自己心中的女孩理想型。

蠢蛋就是蠢蛋,回去你就死定了,澤村。

「啊,所以說晚餐吃什麼好啊?」

「車站前有家拉麵店不錯,去哪裡如何?」

大家有志一同的散了開來,繼續晚餐的挑選,有默契的一致決定把處置權留給飼主御幸,往晚餐的目的地前進。

重獲自由的澤村還搞不清楚狀況,就被春市推著往前走了。

「小、小春,是怎樣啦這些人……?」

「走了喔,榮純君,去吃晚餐。」

「喔、喔……」

「不過蠢村你還太嫩了,比起小鳥依人的女孩,成熟美艷的大姊姊更──」就像鯊魚聞到血腥味一樣,大家紛紛轉向倉持,這讓稍微鬆懈了而說出這句話的倉持意識到自己做了一件多麼愚蠢的事,「……我什麼都沒說!」

「喂喂──來不及了!給、我、說!」伊佐敷惡行惡狀的走上前攬住倉持的肩,開始逼問。

「拜託饒了我吧純さん──」

「那怎麼行!」

一行人吵吵鬧鬧的走過斑馬線,用整個晚上進行著這一點也不具營養性的話題。

 

×××

 

寄件者:小湊春市

主旨:今天跟前輩們見面

(前略)

──雖然是不小心說溜嘴然後被逼著吐實,但倉持前輩說,以前有美艷型姐姐跟他告白和主動親吻,覺得這樣的女性也不錯呢,大哥。

(後略)

 

 

 

半夜亮介看著弟弟傳來的簡訊,注意力全在中間某段敘述,他按下快撥鍵後將手機置於耳邊,另一頭的主人很快就接了起來。

『亮さん?』

「……聽說你喜歡高挑成熟的姊姊,嗯?」

『咦耶?等等、亮さん你為什麼會知道──啊不對,你誤會了啊亮さん,聽我解釋──』

「真是抱歉啊,我既不高挑也不成熟,更不是女人。」

亮介從話筒傳來的聲音如此不帶溫度,讓倉持心都涼了,感覺到亮介下一秒似乎就會掛他電話,不顧現在是大半夜,著急的大喊:『我只喜歡你啊!亮さん──』

亮介露出一個惡作劇得逞的笑容,而倉持並不知道,抓著手機還在拚命解釋。亮介想,要不是沒有電車了,倉持肯定會立刻衝到他的宿舍樓下。

「原來你這麼喜歡我啊。」

『亮さん?』

亮介終於笑出聲,輕聲安撫分隔兩地的戀人,另一邊的倉持發覺自己被耍了,羞憤的面紅耳赤,同時想著自己這丟臉的一面沒被亮介親眼看到真是太好了。

「我也只喜歡你一個人喔。」亮介如是說。

 

 

 

(前略)

──回家之前跟倉持前輩稍微聊了一下,真難得看前輩臉紅,他說他真想每天都見到你,畢業以後如果能在同一個地方活動就好了。

 

簡訊最後如此寫道。

 

 

 

(完)

 

 

 

註1、御澤交往中,沒有對同伴們說但(大部分的)大家其實都默默的知道了(例如,伊佐敷就不知道XD),御幸知道大家都知道(好饒舌XD),只有澤村一直以為沒人知道www

註2、御幸對澤村的初吻是被小學男同學奪走和澤村的理想是嬌小可愛型這兩件事耿耿於懷,回家大概會進行懲罰的(?)女僕裝PLAY(到底?!!!)

註3、雖然我也喜歡倉亮→倉春,但我文中的設定基本上是春→亮,仰慕的型態XD

评论
热度(66)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