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人:非

/二次耽美創作。
/繁體中文使用。
/意外掉進了YOI w

陰陽師:狗崽
YOI:奧尤
HQ:黑研兔赤
鑽A:倉亮/已畢業三年生/雅鳴
古劍二:夏清夏

plurk:isisfei(內有日記雜噗注意)
BLOG:http://shijyuu.blogspot.tw/

[YOI][奧尤]你給我愛

灣家奧尤(普遍級XD)台味AU合本〈帥氣建國俏志豪〉,餘本剩3本,來公開裡面我的部分:)

要購買本子的朋友可以參考BOOKY


----


★閱讀前提醒

奧塔別克→奧建國

尤里→尤志豪


就是這麼充滿了台味XDDDDDDDDDD

以上OK,GO↓↓↓↓↓↓↓


------




高中生活倒數的某個週末,尤志豪在自家經營的小吃店幫忙,剛洗完碗筷、步出廚房,就看到青梅竹馬在騎樓被長舌的左鄰右舍圍成一圈。

他斜倚著牆、雙手環胸,看了好一會兒,忍不住用鞋板蹭著地面,發出「啪搭啪搭」的聲音。即使他一臉不爽得像是來翻桌,前面那群七嘴八舌的人依然沒注意到他──噢,除了被圍在中心的奧建國之外。

奧建國投去一個無奈的眼神,猶豫了幾秒,釋放出可不可以救他的訊號。

全市場大概只有尤志豪分辨得出來他表情的細微變化。他先是揚眉,看著賣滷味的阿姨一邊稱讚奧建國乖巧聽話身材又好,一邊還情不自禁地摸了好幾把,秀氣的眉毛不禁捲在一起。

「就是說啊!阿姨我要是再年輕個十歲一定倒追你啊,喔呵呵呵。」雜貨店老闆娘一手拍在奧建國背上,一手掩嘴發出嬌羞的笑聲。

雜貨店老闆仗著自己同為男性,光明正大摸了把奧建國的腹部,發出有些羨慕的讚嘆聲後豎起拇指。

幾個年紀加起來超過兩百歲的中年人就這麼你一言我一語,外加一人一手或搭或貼在奧建國身上,看得尤志豪心中燒起熊熊的無名大火。

他忍不住在心中咆哮,奧建國你是不會有點反應嗎?!就這麼任人吃你豆腐啊!當他看到某人塗了桃紅色指甲油的手指滑過奧建國的下顎時,憤怒得幾乎要尖叫出聲,給我拿開妳的巫婆爪啊死老太婆! 

當水餃店老闆問奧建國交女朋友沒、有沒有興趣認識他在外地讀大學的女兒時,尤志豪終於按捺不住,衝破人牆、一把抓住奧建國的手臂。

「奧建國!」

「唉唷,是志豪啊!」

「齁,我就說小豪今天也有出來幫忙咩!啊你們兩個怎麼這麼乖,都沒有去約會?」水果攤的大嬸順勢捏了捏尤志豪白嫩的臉頰。

「阿姨妳不要捏我!」

「豪仔你不是都跟阿國去打球嗎?怎麼曬都曬不黑……」

「吼,兩個市場最帥的小帥哥,給阿姨摸一下啦!明明都是在市場長大的孩子,我家那隻怎麼就長得跟你們不一樣咧……」

「歐巴桑妳放開我啊!」尤志豪像一團黏土,一身細皮嫩肉任阿姨們又捏又搓,忍不住發難。

「志豪,不可以說粗話。」奧建國瞪他一眼。

尤志豪氣壞了,張口閉口幾下,憋了憋,還是沒憋住,尖聲抗議道:「我、我是在幫你耶!你你你──奧建國我要跟你絕交!」

氣氛頓時凝結了三秒鐘,然後一陣哄堂大笑炸開。

「小豪啊,你每次說要跟建國絕交,但好像一次都沒有做到捏。」

「吼唷,妳不要拆豪仔的台啦!他有絕交啦,大概三秒鐘吧!」

「死老猴我跟你拚了!」尤志豪又是一陣怒吼,但看在長輩們眼裡跟小貓喵喵叫沒兩樣,離虎吼還差得遠。

尤志豪的脾氣禁不起挑釁又易怒,偶爾還會爆出一串髒話,因家裡前幾代的另一半是外國人,他遺傳了一頭金髮、白皮膚和精緻的五官,好看的皮相在很多方面都佔了便宜,加上他大部分時間都很乖巧,讓周遭的人無法討厭他。尤其是在發現奧建國制得住他後,每每出現的有趣反應讓眾人更加喜愛他了。

待尤志豪好不容易掙脫祿山之爪,抓著奧建國就往小吃店裡衝,「奧建國你答應要教我功課的,不要聊天了!」

「等一下,我還沒給阿國我女兒的電話啊!」賣水餃的大叔在後面大喊。

「志豪跟建國不是都考上大學了嗎?是要讀什麼書?」

「小豪大概是吃醋了,我們都只顧著跟建國講話、還要介紹女朋友給他,不然你也介紹一個給小豪好了!」

又是一陣爽朗的笑聲在小吃店門口響起,好一會兒眾人才散了。

尤志豪扯著奧建國的手臂,鑽進廚房後的空地。

「志豪?」奧建國看著被踩了貓尾巴的青梅竹馬,一臉困惑,「要教你什麼功課?」

尤志豪瞪他一眼,「笨蛋,不是要我解救你嗎?那是藉口啊、藉口。」

「謝謝。」

看著奧建國臉上的笑意,尤志豪想氣都氣不起來。他從鼻孔哼了一聲,伸手往奧建國身上胡亂拍了一陣,像在拍掉什麼不小心沾上的髒東西。

「你什麼時候可以學會對他們說不?拜託不要再被他們手來腳去了!」

奧建國微微低頭,看著比自己略矮的尤志豪喋喋不休,一下抱怨大叔大嬸老愛吃他們倆豆腐,一下碎唸他的不懂拒絕。

他抿了抿嘴,忽然張手抱緊尤志豪,嚇得金髮少年立刻炸了一身毛。

「做、做什麼啊你?放手啦!」

「謝謝。」

他們一起長大,但上一次被奧建國抱在懷裡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尤志豪憋紅了臉,掙扎了一下,遲疑地回抱對方。

「奧建國,你今天很奇怪……」

不,也許奇怪的是自己,為什麼此刻他的心情會像吃了沾糖的檸檬片,又酸又甜呢?

陌生的情緒使得尤志豪有些不知所措,但酸酸甜甜的滋味還不賴,於是便沒有多在意。他扯了一下奧建國的背心,「等一下來我家吃飯,你煮。」

奧建國緊緊貼著他的頭點了點,毛絨絨的頭髮在耳邊蹭著,讓尤志豪的心跳不受控地漏了一拍。

「不准煮我討厭的菜。」

奧建國聞言後搖頭,「不可以挑食。」

「奧建國我真的要跟你絕交喔!」尤志豪被戳中痛處,氣得想跳腳,無奈整個人被對方的懷抱困住,只能奮力掙扎,然後搞得自己很累。

奧建國用力搖頭,彷彿是怕尤志豪跑走後再也不理他,手臂收得更緊,堅決說道:「不可以。」

「唔……放手啦……」

心跳聲在胸腔內瘋狂鼓譟,一下又一下猛烈撞擊著和奧建國相貼的肌膚,帶來前所未有的悸動。

明明不想去在意的,但……這真是太奇怪了!尤志豪驚慌地想。

 

 

奧建國從自家店裡拿了一箱青菜到尤家,向尤志豪的爺爺打過招呼後,他拿著一把菜往廚房走去。

尤志豪駝著背縮在椅子上,雙眼與手機幾乎快貼在一起。奧建國經過他身邊時用力往他背上一拍,警告他別駝背、注意眼睛和螢幕的距離;尤志豪「呿」了聲,不情不願地坐直身體。

奧建國拿出鐵鍋裝水,趁爐上的水煮沸前把菜洗淨、切好,熟門熟路地從櫥櫃內翻出麵條,最後在碗裡添上雞蛋和肉片。

在桌上擺好兩人的午餐,奧建國習慣性地揉了揉尤志豪的後腦勺,像在哄孩子,催促他別玩手機、快吃飯。

尤志豪拍掉他的手,聽話地放下手機,說了句我要開動了,稀哩呼嚕地吃起麵來。

身為在菜市場長大的小孩,其實他很習慣──也是不得不──被稱讚長得好看,順道被摸兩把。畢竟大家都是好鄰居,基本上也沒有惡意。

同樣的情況當然也發生在奧建國身上。

雖然身高沒有一百八,但奧建國有副結實的好身材。夏天時,經常只穿背心和短褲搬重物,漂亮的肌肉線條一覽無遺,總會招來許多婆婆媽媽垂涎的眼光和毛手毛腳。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尤志豪厭惡那些在兒時玩伴身上遊走的狼爪,非常不順眼,恨不得一掌拍掉。

尤其最近,有些年輕女孩盯著奧建國竊竊私語、發出嬌笑聲時,他心裡總會升起一股無處發洩的怒火,幾乎無法抑制住想戳爆那些女孩雙眼的衝動。

這一切都太不對勁了。

尤志豪嚼著他最討厭的青菜,和著麵條吞下肚,思考過去未曾有過的情緒。

這簡直……簡直就像是他喜歡奧建國、在吃醋的反應?!

……吃醋?!

「哈啊?」尤志豪霍地站起身,動作大得讓湯汁灑到桌上。

「志豪?」奧建國皺眉,抄來一條抹布擦桌子,「怎麼了?」

「奧建國,你你你你你──唔!」尤志豪的臉瞬間漲紅,整個人不停向後退,途中還撞倒了椅子。

奧建國不明白他發生什麼事,只想先把人抓回來好好吃飯,於是形成了一個人往前逼近、一個人害怕後退的可笑畫面。要是讓不知情的人看見,大概會誤會奧建國在欺負尤志豪吧。

最後尤志豪無路可退,被地上的紙箱絆了一下、跌坐在地;奧建國站在他面前,居高臨下地問道:「你到底在幹嘛?臉好紅,發燒了嗎?」

「你才發燒啦!」尤志豪拉著奧建國朝他伸來的手站起身,生氣地吼他。

奧建國一頭霧水,追在他後面問到底怎麼了,他做錯什麼了嗎?還是午餐煮得太難吃了?

尤志豪坐回餐桌前,幾乎要將臉埋進碗裡,試圖用還冒著煙的食物遮掩臉上退不去的熱度和紅潤。

他偷瞄奧建國,見對方蹙眉似是煩惱著什麼,以為他是擔心午餐不合他胃口,於是拍了拍他的背,「麵很好吃。」

「那就好。」奧建國微微一笑。

這一笑讓尤志豪呆住,回過神後心裡發出一陣慘叫。

完蛋了、完蛋了啊──這個小鹿亂撞的節奏是怎麼回事啊啊啊啊啊啊──?!

那天奧建國在糊里糊塗的情況下被尤志豪趕回家。

尤志豪不敢面對自己所察覺的情感,之後只要奧建國要提起那天的事,他總是飛快轉移話題,轉移不了的話乾脆做隻鴕鳥,一溜煙逃走。

奧建國碰了幾次釘子,知道他並不想談論那天的事,因此即使不明所以,他還是忍耐著不逼尤志豪。

要是逼過頭了,他很怕尤志豪會從他身邊徹底逃走,若是如此,那遠比現在的情況更令他無法忍受。

他們考完學測就申請上了同一所大學,從四月中起就沒去學校,一直過著白日在市場裡自家的攤位幫忙、一起吃午餐,下午約好去哪裡晃晃的生活。

但在尤志豪出現奇怪行為的那天後,即便做任何事、去任何地方都還是在一起,他們之間多了一絲尷尬,卻沒有人有勇氣捅破那層薄薄的紙窗。

 

 

六月的第一個週五,迎來了畢業典禮。

午後,畢業生們陸續前往學校,和許久不見、還在備考的同學聊天嘻笑,交換畢業紀念冊,留下祝福語和署名。

距離典禮開始還有一段時間,奧建國和其他同學去打球,離開教室前他問尤志豪要不要去,後者擺擺手拒絕了。

尤志豪向女同學借了本雜誌打發時間,瞇著眼不是很認真地翻閱,然而當他看到花式滑冰的介紹,慵懶歪斜的坐姿立刻變得又直又正,精神振奮地詳讀內容。

先前他和奧建國去旅行,用鄰居送的門票觀賞了一場花滑比賽,也初次體驗到在薄冰上滑行的樂趣,儘管摔了好幾次,卻燃起他的興趣,暗自想著未來有機會的話要多接觸。

「尤志豪!」

尤志豪正在記下一回的比賽資訊,突然被人打斷;他抬頭,就見幾個女生神神秘秘地圍到他身邊。

「幹嘛?」

「欸欸欸,你和奧建國從小一起長大的對吧?」

尤志豪闔上書,翹起二郎腿,一副大爺模樣準備聽同學的告解。

「男生湊在一起總會聊那個吧……」

「哪個?」

女同學遲疑了一下,說道:「就是喜歡怎樣的女生,或是有沒有喜歡的人……之類的話題。」

「你知道奧建國喜歡哪一種女生嗎?」

「哈啊?為什麼問我?」

「你們那麼要好,應該知道吧?告訴我們嘛!還有如果他辦了手機,也告訴我們號碼吧!可以找他出來聯誼。」女同學害羞又興奮地要求。

「你們之後不是上同一所大學嗎?萬事拜託了。」

「這種事妳們直接問他不就好了嗎?」

「唉唷,你不懂啦!」

「拜託啦──」

「不、不然這樣好了,你幫我們約他出來,我們自己問。」

「自己約啦!」尤志豪不耐煩地敲桌,不明白為什麼這些女生要透過他來跟奧建國對話。

「上次約他之後被打槍了呀!這次他一定不會答應的,所以只能拜託你了,好嘛好嘛,你人最好了!」

「就是說啊,而且如果告白成功了,之後也不用再麻煩你幫忙了啊,你就幫這一次吧!」

尤志豪聽見「告白」二字,整個人彷彿被雷打到,睜大眼看著女同學們,驚愕得像是她們講了什麼禁忌的詞彙。

「你幹嘛這麼驚訝?約奧建國就是要說這樣的事啊,你也知道小米她喜歡奧建國很久了嘛!」

「如果不趁現在說,以後可能就沒機會了呀。」

「唉,要是能跟他當青梅竹馬的話該有多好,可以一直在他身邊,不是有句話這麼說的嗎?近水樓台先得月!你都不知道小米她有多羨慕你啊,尤志豪。」

「拜託你了,尤志豪……」小米細軟的聲音響起,讓尤志豪沒來由地一陣反胃。

此時此刻他多麼想要從這間教室逃走,帶著奧建國躲到一個沒有任何人覬覦的地方。

「……欸,尤志豪,你有在聽嗎?」

 

 

奧建國坐在台下,冷眼看各班代表從校長手中接過畢業證書和獎項,暗自在內心焦急。

他打完球回教室時沒看到尤志豪的身影,詢問同學也只得到一個「他剛剛臉色不是很好,說要去廁所」的答案,他巡過那棟樓的廁間都沒找到人,接著就被班導師強制召回,隨著班級整隊走進禮堂,揭開了典禮的開幕式。

他第一次為了自己拒絕父母辦手機給他感到後悔,要是有手機的話,他就能打給尤志豪了。

平時會聯絡的只有家人和尤志豪,但這些人他天天都會碰到,也就不認為有必要這麼早添購昂貴的電子產品,打算等搬到大學的租屋處後再辦個預付卡就好。

奧建國終於受不了無趣的演說,以上洗手間為由離開禮堂,尋找不見蹤影的兒時玩伴。

他用辦公室的電話打給尤爺爺,確認他並沒有回家,而他的背包還在教室,排除他搭車或走路離開校園的選項,這麼一來只能在學校裡找了。

最後奧建國在後門的自行車停車棚發現他。尤志豪靠牆蹲著,咬著大拇指,這是當他焦慮心慌時的標準動作。

奧建國走到他面前,蹲下,抬手摸摸他的頭,撩開他垂落在額前的髮絲,溫和地問:「怎麼了?為什麼躲在這裡?」

尤志豪不久前對他出現的反應,讓他除了不解外,也感到沮喪。

自己是不是做了什麼嚇到對方的舉動而不自知呢?

他左思右想,把自己從尤志豪變得很奇怪的天起,所有的行為抽絲剝繭,還是得不到解答。

他感到從未有過的困擾。

他看著沉默的尤志豪,希望得到一個答案。

尤志豪出生前,兩家因為在同一個市場做生意早已認識,比他年長三歲的奧建國在他出生後,除了中間有幾年他因父母的關係移居國外,剩下的時間都是和他一起度過的。

在奧家搬回國後,他們倆讀了同一個年級,上學、放假都在一塊兒,感情比奧建國出國前更好。除了家人,再也沒有其他人與他們的關係能比彼此更親密了。

想到剛才女同學說要跟奧建國告白,尤志豪忍不住在腦海中描繪,不久的將來,奧建國會和某個女孩肩並肩、手牽手的模樣。

那個他不熟悉的人會取代自己,成為奧建國生活中的第一順位。他不能再任性賴在奧建國身邊,不能到哪裡都跟奧建國膩在一起……只要一想到他和奧建國相處的時間與奧建國的好要分給另一個人──正確來說是拱手讓出,他就心痛得要命。

他還沒弄清楚自己突然對奧建國冒出來的感覺是什麼,但可以肯定的是,他討厭奧建國成為其他人的男朋友,光是概念性的描述就讓他快要瘋了。

「奧建國,你要交女朋友了嗎?班上的小米跟你告白了吧?」尤志豪一把抓住奧建國的制服領子,口氣兇狠地問道,然而他才說完,眼淚就毫無預警冒了出來,啪嗒啪嗒掉個沒完沒了。

尤志豪自己也吃了一驚,更嚇到了奧建國。

奧建國手忙腳亂地掏著口袋,卻摸不到衛生紙或手帕,只好把人抱進懷裡,笨拙地安撫尤志豪,「你怎麼了?不要嚇我……」

他哄了很久,肩頭和胸前的制服已經壯烈犧牲,才讓尤志豪開口。

「都是你的錯,害我突然很在意你,」尤志豪把鼻涕擤在奧建國身上,不甘心地揍了他一拳,「我不知道這是什麼感覺,但是……但是我不要你交女朋友……」

尤志豪哭著,機關槍似地把班上同學要跟奧建國告白的事交代一遍。

奧建國問他為什麼會突然為了這種事不高興。

尤志豪拉下臉,開始扳著指頭數讓他不爽的事。像是市場裡的婆婆媽媽老是對奧建國毛手毛腳、前幾天有個大膽的漂亮小姐直接跟奧建國要電話,以及總是會有人盯著穿著單薄的他猛瞧,就差沒滴了滿地口水。

讓他火大的事可多著了,霹靂啪啦說個沒停。

「尤志豪。」奧建國出聲打斷他。

尤志豪抬頭,發現奧建國臉上的驚慌已經收起,改換上淡淡的微笑。他氣惱地吸吸鼻子,問道:「你笑什麼?」

奧建國嘴邊的笑痕變得意味深長,宣布剛發現的新大陸,「你知道你剛剛說的那些,聽起來像是在說你喜歡我嗎?」

「什──?!我我我──我才沒有!」尤志豪吼著否認。

奧建國低頭親了他一口,不可避免沾到了他哭泣後的副產品,但他沒有嫌棄,依然噙著笑,再次說道:「你有,聽起來完全就是你喜歡我。」

尤志豪的眼淚因為突如其來的吻瞬間收住,他張大雙眼和嘴,像隻離水的金魚,有些可笑,但看在奧建國眼裡卻非常可愛。

「是……是這樣嗎?」尤志豪擦了擦哭得一蹋糊塗的臉,呆呆地問。

「就是這樣。」奧建國點頭,拉他站起身,捧著他的臉,「而且這麼巧,我也喜歡你,我們交往吧!要,還是不要?」

「……哈啊?!」

 

 

大學開學前,尤志豪和奧建國正式入住學校附近的租屋處。之所以沒有住宿舍,都是為了不讓尤志豪受委屈──依他難搞的個性,恐怕無法在六人一間的小房間裡待滿一年,加上尤爺爺寵孫,就這麼決定了新住處是兩房一廳、廚房衛浴陽台皆有的公寓。

後來畢業典禮那天,他們翹掉了和同學約好的派對時間,當然還有將女同學希望尤志豪幫忙的約定拋於腦後。

幾天後,他們成為彼此新上任的男朋友。

他們一起整理行李、採購日用品、綠化住處,慢慢為原本沒有意義的空間添上屬於他們的氣息。

尤志豪滿意地環視新家,在奧建國坐到沙發上時,不客氣地躺到對方腿上。

奧建國塞了一塊尤志豪討厭的水果進他嘴裡,他瞪了上方的男人一眼,在對方的注視下,還是乖乖吃下肚。

奧建國給他一個親吻當作獎勵,尤志豪為此笑瞇了眼。

離開家鄉及相依為命的爺爺固然不捨,但如此一來就擺脫了那些光明正大吃奧建國冰淇淋、惱人的女人們,尤志豪愉快地想著。

他沒料到的是,不久之後他就會受到新煩惱的折磨。

奧建國固定在每週三和六的早上去附近菜市場買菜。年輕的面孔、結實的身材,溫和有禮的態度,而且還是個菜市場的行家,一副顧家新好男人的模樣,輕易就讓一票婆婆媽媽、少淑女流了一地口水。

他親眼見到那群如狼似虎的女士、小姐們只差沒整個人貼上去,對奧建國死纏爛打要電話和通訊軟體帳號,氣得腦袋都要爆出大火。

他一度想將奧建國鎖在家裡,哪裡都不讓他去。

但最後的最後,他只能犧牲週末早晨的補眠時間,跟以往在家鄉時一樣早起,跟著奧建國去買菜。

「志豪,今天吃這個好嗎?」奧建國站在魚攤前思考了一下,回頭問他意見。

他眨了眨眼,在奧建國又問他一次後點頭。

他發現,這種感覺……其實還不賴。

 

 

 

(完)



-----



話說標題的你給我愛,用台語唸很有味道XD而且這個可以引申成兩個意思,一是「你給我的愛」(中文讀法,直接字面上翻過去);一是「你被我愛」(台語:哩齁瓦愛,可能比較好理解?XD)

用英文解釋的話可能比較好理解?就是Love that you give me和You are loved by me的差別吧(笑)

评论(2)
热度(13)
©
Powered by LOFTER